恒大出手反击!被双线起诉的贾跃亭,这次可能真的麻烦了

   

  恒大与贾跃亭这次彻底撕破脸了。

  11月7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对贾跃亭的违约行为提出全面反诉,同时在开曼群岛大法院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向贾跃亭提起诉讼。

  公告透露,贾跃亭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恒大无法知悉FF的财务状况,要求法院命令合资公司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

  恒大的起诉,将贾跃亭财务管理的一系列“非常规”手段开始暴露在公众视野中。专业法律人士解读称,阻止财务审查、包揽资金使用权可能是贾跃亭团队对恒大的背水一战,但这些行为可能实际上构成违约,侵害了恒大股东权益。

  对贾跃亭来说,更大的麻烦可能还在后头。

  1

  彻底撕破脸的恒大和贾跃亭

  在公告中,恒大健康表示,贾跃亭和合资公司:

  

  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按照股东协议,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

  

  

  按照恒大的公告,这意味着,贾跃亭赶走恒大出纳后,资金支付可能可以不受约束地在七天后自动付款,从而让贾跃亭实现对资金使用权的控制;同时,由于恒大的财务审查被强行阻止,如果贾跃亭要挪用资金,作为大股东的恒大恐怕也无从防范。

  

  根据恒大此前的公告,时颖在今年5月25日已经提前支付完毕应该在2018年前支付的8亿美元,到7月贾跃亭提出这8亿美元已全部用完。至于钱是如何花出去的,目前仍不得而知。

  恒大此次反诉针对的是Smart King此前提起的仲裁。

  10月初,Smart King以时颖未及时支付投资款为由,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要求剥夺时颖公司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解除所有协议,同时申请了紧急救济。

  10月25日,考虑到FF目前已濒临破产,为了支持FF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仲裁员同意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双方纠纷至此全面升级。

  

  根据专业法律人士的解读,目前来看,阻止财务审查、包揽资金使用权似乎是贾跃亭团队对恒大的背水一战,但恒大的起诉意味着,这条路可能也行不通了。

  2

  法律人士力挺恒大

  针对恒大此次诉讼,FF回应称,恒大拒绝付款跟FF赶走出纳是两码事。FF是因为恒大违约拒绝付款,导致协议失效,所以在香港提交仲裁,然后再让出纳离开,有个先后顺序。

  但据《澎湃新闻》报道,专业法律人士表示,大股东与管理层存在纠纷进入仲裁阶段,其蕴含的法律精神是双方各自保留观点,进入一个由权威第三方裁决的阶段。期间各方均不得损害对方利益,一旦有这些行径即属违法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表示:

  

  在仲裁没有得出结果前,恒大的股东权益依然受到法律保护继续享有财务审查以及向FF委派出纳员的权利。贾跃亭此次单方面宣布协议无效,并借机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但这些行为可能实际上构成违约,侵害了恒大股东权益。

  

  毛鹏还认为:

  

  根据《公司法》规定,恒大作为投资方,委派的董事都应享有财务知情权,有权对FF进行财务审查,并获取所需的财务数据,这是最基本的财务常识问题

  

  据《证券时报》报道,还有知情人士表示:

  

  FF至今尚未向恒大提供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审计报表。而FF此前所谓向恒大提供的财务报表,也均是笼统的概括性数据,并无具体使用明细,完全不符合财务报告标准。

  

  事实上,类似的故事,可能一年前已经在国内上演。

  

  据《深蓝财经》报道,2017年10月,乐视影业的股东北京思伟把该公司告上了法庭,同样是因为贾跃亭拒绝股东查账。北京思伟在起诉书中表示,该公司长期隐瞒经营事项,且未经股东决议擅自违规经营。2017年6月北京思伟发函查账被拒绝时,才意识到问题严重,准备采取行动。但随后不到一个月,贾跃亭将乐视影业股权全部质押给融创。

  3

  贾跃亭的资本腾挪术

  恒大的起诉,也将贾跃亭财务管理的一系列“非常规”手段暴露在公众视野中。

  去年年底,据外媒《The Verge》报道,贾跃亭已不再是FF的最大股东,他已将股份转让给他的外甥王嘉伟。消息人士表示,从2016年底到2017年,随着乐视及其子公司陷入财务困境,贾跃亭面临的压力日益增加。由于FF是贾跃亭2015年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离岸公司,通过将公司股份转让给王嘉伟,可以避免FF卷入因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纠纷。

  

  据《第一财经》报道:

  

  一位FF前员工还曾透露,FF的账本和记录都很混乱,缺少专门的规范化流程,甚至缺少必要的授权体系。

  2016年,毕马威曾试图对FF的财务情况进行审计。但是,因为FF账目混乱、记录不清,毕马威花了半年的时间,依然无法对流入资金进行债务分配,最后不得不与FF解除合同

  同年底,前宝马全球CFO斯蒂凡克劳斯加盟FF。他也试图理顺FF的财务状况,建立风控体系,但最终克劳斯被迫离职

  

  事实上,根据贾跃亭的过往经历来看,其对资金权的强烈诉求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乐视期间,他就腾挪过上市公司资金。

  据媒体报道,2015年到2016年两年间,乐视几乎所有的生态体系都和乐视网进行关联交易。2016年整个乐视网营业收入219.51亿,关联方交易占到营业收入的50%以上。

  据《猎云网》等媒体报道,有网友调侃,至今被贾跃亭“坑”过的,至少有2位地产大佬、2位中国首富、撑起娱乐圈半边天的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29家私募、中国几大知名资本系……

  例如,仅追随贾跃亭的明星,就包括黄晓明、陈坤、孙红雷、张艺谋、郭敬明、邓超、孙俪、李小璐、贾乃亮、霍思燕、秦岚、陈赫、冯绍峰、马苏、倪妮、李晨、周迅、王宝强等等。

  

  2016年11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后,乐视影业估值开始大幅缩水。今年9月22日,乐视控股所持的乐视影业21.8%股权被司法拍卖,整体股权估值仅24.39亿,距其98亿元估值缩水75.11%,一众持股明星损失惨重。

  在贾跃亭的欠债名单上,单单金融机构欠款已过百亿,包括平安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等大型全国性银行。此外,被拖欠的供应商欠款超20亿,共有超18万乐视股民因贾跃亭蒙受损失,人均亏损超15万。

  有媒体评论称,贾跃亭的老赖行为,不仅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也导致众多中小企业及股民蒙受损失。这些国有金融机构及上市公司,只有通过各种可能的渠道进行债务追讨,才能最大程度上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4

  贾跃亭遭遇生死线

  老贾的行为最终引来了债权人的怒火。此前,已有债权人到美国发起诉讼。

  日前,上海启程月明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获得胜诉,随后该公司向美国加州联邦地区法院起诉贾跃亭,要求法院执行该项对贾跃亭的仲裁裁决。

  有法律界人士对媒体表示,按照开曼群岛的相关法律规定,若贾跃亭的债权人在中国境内胜诉,便可以到开曼群岛大法院申请执行。法院同意后可通过处置贾跃亭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股权及相关资产,用于偿还其欠债。

  这意味着,随着恒大在开曼群岛开辟越洋讨债“第二战线”,对于众多因贾跃亭赴美不归而无法维权的苦主而言,到开曼群岛起诉成为国内众多债权人追讨债务的新途径,未来可能将有更多的债权人跨洋讨债

  

  按照此前媒体曝光的对赌协议,如果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第一批车辆,贾跃亭将失去对Smart King的控制权

  而此次恒大健康对贾跃亭提出仲裁全面反诉,也意味着双方和解几率较小。再加上被爆出的强行赶出投资人出纳、阻止财务审查等消息,可能会让贾跃亭在海外的商誉受到严重冲击。

  事实上,FF在新一轮融资过程中,也一直与多家大型投资机构或财团传出投资“绯闻”,包括塔塔集团、李泽楷、中东某基金、中国红杉资本等,但目前都已被明确否认。

  一周前有消息称,贾跃亭找到了新的投资者,签约“顶级”投行斯迪富金融公司。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斯迪富只是美国的中小型投行,公司市值约为高盛集团1/ 22。据专业机构 VAULT 公布的《北美投行 TOP50》榜单显示,该公司排名垫底。

  

  · END ·

恒大出手反击!被双线起诉的贾跃亭,这次可能真的麻烦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