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中弘昼为什么要搞“活出丧”?这便是他高明的夺嫡之路!

   上一期我们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旗人那大爷,他还是一个知识分子,不过就喜欢穷讲究,喜欢显摆,也是他传播了雍正帝是篡位的谣言。

  当然,这背后其实是一股力量在推动,目的也是极其凶恶的。

  在雍正王朝中有一个“荒唐”阿哥,他就是雍正帝第五子弘昼,八王议政逼宫失败以后,他也玩了一场“活出丧”的闹剧,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本期杨角风谈雍正王朝:雍正王朝中弘昼为何搞了一出“活出丧”?背后隐藏他的夺嫡策略!

  

  一、

  弘昼的实力如何?

  前面几期我们也讲过,弘历是康熙老爷子相中的继承人,从那次热河狩猎开始,就自带主角光环,也是雍正帝传位的第一人选。

  弘时,康熙帝带着皇子皇孙在热河狩猎时,他也一同前往的,只不过在邬思道讲到关于要不要狩猎时,一泡尿憋走了弘时,从那时起他就跟皇位错过了,且越行越远。

  弘昼,从小就是年秋月抱着长大的,给人的感觉是娘不亲爹不爱(当然爹娘肯定会爱的)。小时候的弘时有一次生病,也是四福晋不离身,老八胤禩等叔叔们全程陪伴。弘历更了不起了,不仅深受老四胤禛喜爱,末了还被康熙帝带到身边亲自培养。唯独弘昼,小时候也仅在年秋月抱着他给邬思道送护膝时出现过。

  在康熙帝带领众皇子皇孙热河狩猎时,也因为弘昼年龄没有达到十岁,而没有机会同行。

  等到了雍正帝即位以后,这三个皇子自然处于了竞争关系:

  当然,对于弘时和弘昼来讲,这个皇位离自己有点远,不管是自身能力,还是朝中的威信,还是雍正帝的眼中,弘历都是遥遥领先的。弘历背后支持者就是雍正帝,还有科举后上来的那一群人中的一部分,比如刘墨林,再有就是张廷玉等朝廷元老。弘时则由老八胤禩一伙支持,背后还有隆科多等一批大臣。唯独弘昼,单枪匹马一个人,所以他的夺嫡希望最渺茫。

  那么弘时和弘昼就没有对皇位的幻想吗?

  不用说,弘时已经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大家,他还是费尽心机想要争夺皇位的。

  那么弘昼,有没有夺位的心思呢?

  

  二、

  犯了错的弘昼(一):

  雍正一朝,弘昼可以说是事事小心,也算是得到了邬思道真传中的自保策略,凡事都不露头,自己安稳的做自己的阿哥。

  我们遍观整部剧,雍正帝不在京城时,弘历监国,朝廷有需要了还去安抚罢考的考生,很多时候还和刘墨林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弘时也没有闲着,又笼络张廷璐,又参与老八胤禩,又暗杀弘历等,也是想通过另一条路,达到登位的目的。

  唯独弘昼,感觉无所事事,遇见太监李德全还得塞张银票,求公公指点一二,谨小慎微,小心翼翼的做事,即使这样,他还是出错了:

  雍正帝推行新政以后,虽然也经历了太多坎坎坷坷,但总算是坚持下来了,除了旗务没有整顿以外,民间已经形势一片大好,国库也慢慢充盈起来,西北战乱也逐渐平息。此时的雍正帝继续着手向下一个目标进军了,那就是整顿旗务。

  整顿旗务之前,他是点名让弘时配合老八胤禩一起的,并且把弘历派到了南方李卫处避避,目的也很明显,就在他跟老十三胤祥的对话中:

  

  “要是脓包,迟早得挤了他!”

  

  老八胤禩发动八王议政逼宫的关键在于控制京郊两大营的兵权,而要想控制这两个大营的兵权需要两样东西中的任一件,一个是雍正帝的圣旨,一个是老十三胤祥的手令。

  老八胤禩一伙选择的前者,这就需要弘时和弘昼的配合了,而弘昼无意中就当了这个推动者……

  

  三、

  犯了错的弘昼(二):

  老八胤禩一伙到达丰台大营和西山大营以后,两个大营的提督提出来,必须有皇帝的圣旨,或者是怡亲王的手谕才能同意两大营共管。

  于是弘时和弘昼过来传了雍正帝的圣旨,弘时先说的话:

  

  “让四位旗主王爷进京整顿旗营兵务,是皇上的旨意,五弟你也听到了是吗?”

  

  弘昼点头:

  

  “没错,这句话是皇阿玛亲口说的。”

  

  不过回去的路上弘昼就发现了不对劲,并向弘时提出了疑问,只是弘时一句明天再改过来就是了,就忽悠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上朝的路上,弘昼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把情况也告诉了老十三胤祥……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弘昼也在大殿上被雍正帝打了一巴掌,之所以被打一巴掌,全是因为弘时这小子实在不地道,本来是他在误导弘昼。弘昼被雍正帝冤枉时,也是喊了一声三哥,希望他给自己作证,结果弘时话一出就成了弘昼的错了:

  

  “五弟也就是误说了一句,是听皇阿玛亲口说的……”

  

  这时候的弘昼突然就明白了,弘时是在利用自己!

  

  四、

  弘昼的夺嫡之路(一):

  这时候的弘昼算是彻底明白了,这时候的弘昼必须向雍正帝表明,自己绝对是无心之举,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就有了弘昼“活出丧”的闹剧,紧接着又跟雍正帝有了一场处处带有陷阱的对话,雍正帝先问他你那个道场真的能躲避血光之灾吗?

  弘昼心想,当然啦,如果不办那个道场,就得去查封老八胤禩的家,那时候真扯不清了,当然有血光之灾啊。

  当然,他在雍正帝面前还不敢胡说,只能说,自己办“活出丧”就是掩人耳目的,自己实在能力不行,胜任不了朝政大事。

  当问到弘时到底对他说了什么时,弘昼心理斗争其实是非常激烈的:

  假如他供出了弘时,那么当初在朝堂上为什么不说?现在又这样说,会不会是诬陷弘时呢?即使不是诬陷,也难免落下一个落井下石坑害自己亲兄弟的名声,这是雍正帝不想看到的。

  如果他说弘时没有说什么,那也构成了包庇罪,也会导致雍正帝怀疑弘昼是不是跟老八胤禩一伙的,当初的假传圣旨,是不是本就是故意这样传的,这样的话弘昼也是罪责难逃。

  能全身而退的回答只有一个:

  

  “儿臣记不得三哥说过什么话了!”

  

  这句话就是假的,老八胤禩后来也说过,弘昼最灵透,读书的时候最不用功,可是哪一次背书不是倒背如流,由此可讲,弘昼的记忆力有多强,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一句话呢?

  而弘昼的这一句话,解了雍正帝的三个疑问:

  一是弘昼本性善良,不愿意手足相残;二是这次八王议政逼宫,弘昼确实不是参与者,他是无辜的;三是弘昼对皇位没有想法,也不想争夺皇位。

  

  五、

  弘昼的夺嫡之路(二):

  经历了这场暗藏杀机的对话之后,弘昼算是全身而退了,可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也是他的夺嫡策略。

  不可否认的是,不管弘昼是否有夺嫡的想法,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一个经验老到的智者。一个智者,不可能意识不到丰台大营和西山大营的重要性。

  如果意识不到的话,他也不会在弘时面前质疑和汇报老十三胤祥了。

  他在弘时面前质疑时,其实他是在做一次确认,就是要确认弘时是否跟老八胤禩搞到一起了,显然弘时的回答告知了弘昼答案。

  弘昼敏锐地意识到,自己韬光养晦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夺嫡的希望。

  等到大殿上弘时直接把自己供出来以后,弘昼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弘时可以对自己这么狠,那么对弘历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此时弘时对自己落井下石,那么下一步自然就是对弘历下手。

  从弘昼确认弘时在帮老八胤禩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弘时已经跟皇位拜拜了,那么下一步就是弘历了。

  而弘昼不供出弘时,就是等弘时把弘历干掉后,让雍正帝亲自干掉弘时,等那个时候,三个皇子只剩下了自己,那么皇位也就非自己莫属了。

  而且他这种做法毫无破绽,不会有任何人质疑弘昼,而且自己也没有做伤天害理之事。

  更重要的是,这个策略属于旱涝保收的策略,不管成功与失败,对自己没有坏处,大不了还是跟以前一样,做个“荒唐”王爷,而万一自己的预测实现了,那么皇位也就到手了。

  

  所以不要小看了弘昼的这出“活出丧”,这就是他扮猪吃大象的策略,而且就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雍正王朝中弘昼为什么要搞“活出丧”?这便是他高明的夺嫡之路!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