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炳龙:只要人想做的事,而且结果是好的,我相信没有什么办不到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为深度解读40年来昆山改革开放故事,梳理“昆山之路”过程中涌现的典型人物与他们所作出的贡献,大力弘扬“昆山之路”精神,昆山广播电视台推出“40年 那些人”系列人物主题报道。

  今天,一起走近苏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昆山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宣炳龙,从无到有、由弱变强、不断延伸发展,昆山开发区是“昆山之路”的代言,他的执着践行让昆山成为“中国风景”。

  

  

 

  记者:汤天伦、顾欣妮,摄像:彭子轩

  1984年前

  昆山还是是苏南最穷的地方之一

  时间闪回到1984年。当年,国务院批准在沿海建立14个经济技术开发区,昆山这个苏州排名最后的“小六子”自然没份。

  

  ▲昆山旧貌

  自给自足的安逸感加上长期以农为主单一经济、工业基础薄弱,使昆山的经济发展一度徘徊不前。而当时,乡镇企业已如雨后春笋一般在苏南大地萌发,周边兄弟县市依托“离土不离乡”的乡镇工业过上了好日子。

  

  ▲《大潮的回忆》昆山改革纪实资料

  苏州市政协原副主席 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 宣炳龙

  我们领导组织到深圳特区参观,当时的县委书记讲了一个句话,我们现在干部家里还没有电话,到了深圳人家卫生间里都有电视、有电话。

  

  

  ▲昆山旧貌

  1984年

  昆山工业新区诞生

  深圳特区和昆山形成了一个比较鲜明的对比,我们穷、不发达怎么办?学特区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于是在昆山城市的东面划出了第一期工业新区,3.75平方公里,昆山的目标就是奔向一个现代化的工商业城市。

  

  ▲研究规划昆山开发区

  为什么叫工业新区?

  而不是开发区?

  实际上我们当时为什么不敢叫开发区,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经过国家批准,自己偷偷搞的,所以我们只能叫工业小区。

  

  ▲前进路旧貌

  我们没有国家政策、也没有钱,但是我们当时有个定位——政策不足服务补。

  1990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昆山基本完成了早期工业新区的建设

  工业新区一落地,当年日本知名的手套厂商苏旺你公司便来了,日本老板三好锐郎以150万美元投资,在蛙声阵阵的十几亩稻田里盖起了一片厂房,从此诞生了江苏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一时间“苏旺你”名动全国。

  

  江苏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

  也不是这么容易就审批成功的,

  审批第一个外资项目跑南京跑了102次

  当时我们都没有审批权,批一个项目都要跑南京,一次次跑,但是我们没有让外商、企业觉得跑了102次那么烦,102次我们来跑,把困难留给自己,把方便留给企业。

  

  ▲中国苏旺你有限公司签约

  

  ▲中国苏旺你有限公司举办隆重的开工典礼

  1992年,独辟蹊径,后来居上

  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获国批

  面对老百姓“早点过上好日子”的热切期盼,昆山领导层作出了一个大胆决策:不能“等靠要”,自掏腰包也要创办开发区!

  有了一定的工业基础以后,我们就制定了更大的目标,我们要引进国内乃至世界上的大企业进入我们昆山工业区。

  

  但是单就昆山一个工业小区,人家对昆山根本不了解,要引进国内国际的大企业,总是要有一个名头,有一个拉的响的牌子,所以1990年开始,我们正式向国家申请成立国家级开发区,想以国家级开发区的品牌提高我们在世界的知名度,但是昆山既不沿海,也不是中等城市。

  

  我们自己提出,不要国家政策,我们就需要一个国家级开发区的帽子,1992年,由国务院批准设立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这样就出现了中国第一个自费开发区。

  

  

  ▲昆山开发区获“国批”

  1992年,经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昆山开发区跻身“国家队”,成为沿海“14+1”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唯一设在县级城市的开发区,昆山迈上了更高的发展台阶。

  从1997年到2000年

  昆山出口加工区创办历经3年时间

  1997年昆山正式提出申办,2000年4月获得批准,其间光跑北京就达84次。

  1997年开始,东南亚金融风波对各地开发区建设都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昆山开发区怎么办?

  

  ▲昆山开发区友谊公园

  我们就提出要向高新技术发展,但是高新技术行业引进和传统工业的引进需求是不一样的,所以从1997年开始,我们就筹划昆山要建一个出口加工区,铁丝网里面2.86平方公里。

  

  ▲昆山出口加工区获“国批”

  开创先河,筑巢引凤

  昆山出口加工区健康发展

  “昆山之路”就是创新之路!

  创新已然成为

  昆山显著的发展基因和鲜明的发展标签。

  1994年,昆山人第一次提出建设“出口加工区”,当时全国没有先例。昆山为此埋头精心准备了两年多,实际上,整个“出口加工区”的操作方案都是昆山提供的。1997年正式提出申办“出口加工区”。

  出口加工区大家看看简单,这个过程是真的千辛万苦,因为又是一个全新的东西,没有国家批准,大部分人对出口加工区这样一个概念都不知道。

  

  当时我们到北京去汇报,我说给我们搞个出口加工区,引进“三机”(计算机、手机、数码相机),三年以后,我们的出口额达到30亿美元,海关总署领导都替我捏把汗。1997年30亿美元是个天文数字,当时我们国家的外汇储备是200亿美元左右,昆山要一年创造30亿美元。

  

  

  实际上到2006年,我们当年的进出口总量做到623亿美元。这个世界上只要人想做的事情,而且结果是好的,我相信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当改革开放跨过千禧年门槛,昆山已经成长为全国最大的IT产业制造基地。当时国际产业界有个说法,“沪宁线堵车,全球IT打喷嚏”,因为仅昆山一地的年笔记本电脑出货量就超过6000万台,占全球50%以上。

  我们当时买了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的电话号码本,看到跟电脑、手机、照相机有关的企业梳理出来,在2.86平方公里里面切了53块土地,一个土地上一顶旗插好,充分说明我们搞什么产业。

  

  ▲海关总署领导视察出口加工区

  实际上,当时的53块旗后来基本到位了,国家批准以后,我们围绕这53个企业一家一家洽谈,因为你要相信,你是符合他们要素的,他们肯定会来。

  

  不断解放思想

  促进昆山开发区越办越好

  原来因为苦、因为穷,把广大基层干部、广大人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现在来讲我说还要坚持这一条,思想解放再解放,经济发展再发展,哪一天我们的思想解放停止了,我们的观念转变停止了,可能我们的发展也就此停止了。

  我对昆山开发区是有感情的,人的一生工作从35岁开始到我63岁退休,我的人生就是在开发区,我期盼昆山开发区十九大以后、在新时期,它还是昆山的发动机。中国梦很美好,要实现这个中国梦需要我们开发区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需要我们去完成。

  

  

  40年弹指一挥间。

  昆山人把“解放思想”

  这个改革开放的最大法宝落到了实处,

  也收获了思想解放带来的巨大红利。

  

 

宣炳龙:只要人想做的事,而且结果是好的,我相信没有什么办不到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