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恶意停工和阻挠施工,致使近千名业主大规模维权

 天弘公司开发的“御江帝景”项目位于雁峰区湘江南路88号,属于衡阳市政府招商引资项目和雁峰区重点工程项目。项目分三期建设,其中一、二期由浙江方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泰公司)承建,已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竣工交房,三期(1、2、4#楼)由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星公司)承建,按合同约定应于2018年5月31日竣工交房,但从2018年4月22日开始中星公司御江帝景项目负责人廖文科恶意停工和阻工至今9个多月,致使项目无法竣工交付业主,造成300户近千名业主无法安居乐业,甚至多次集体上访。天弘公司为了解决问题,通过衡阳仲裁委员会依法解除与中星公司(廖文科)的施工合同,但廖文科又强占施工场地,暴力阻挠天弘公司进场,致使业主合法诉求至今无法实现。

详细情况如下:2017年之前,天弘公司多次致函催促方泰公司依约对一、二期工程款进行决算,但方泰公司一直拖延。项目一期中的6、7、8、9#楼和二期3、5、10#楼施工实际控制人均为廖文科。廖文科为了拿到项目三期施工合同,故意不与天弘公司进行一、二期工程款决算,并以此为由要求承接项目三期施工,天弘公司无奈只好与其签订合同,施工合同签订后廖文科授意方泰公司与天弘公司进行一、二期决算。

2018年1月和4月,由第三方审计机构出具了项目一期、二期的审计决算报告书。根据合同和预决算,天弘公司已支付给方泰公司约1.99亿元工程款,至此与方泰公司和廖文科之间不存在任何欠款问题。可是方泰公司和廖文科不尊重事实和合同,对审计结果不予认可,甚至毫无根据的强行索要巨额工程款近6000万元。

对此,廖文科与天弘公司多次协商无果后,以三期工程全面停工相要挟,迫使天弘公司妥协,以达到其侵占天弘公司巨额合法财产的目的。此外,廖文科私刻“方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公章,伪造授权委托书,骗取天弘公司9000万元转入御江帝景项目部,随后从项目部转出大量资金,非法用于个人其他项目投资以及购买房产、豪车等,非法占用项目建设资金。廖文科巧取豪夺后,理应积极组织项目施工建设,可是他却一方面挪用项目建设资金,另一方面长期拖欠农民工工资500多万元和材料商的货款1000多万元,造成民工多次到人社局和天弘公司投诉、闹事,给天弘公司造成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和不良的负面影响,同时也给社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为及时支付民工工资和维护社会稳定,天弘公司借款400万元给廖文科,帮助其偿还拖欠的民工工资。另外,廖文科还私刻浙江建银监理咨询有限公司公章,伪造项目一期管桩记录,虚报6000多米,涉案200多万元。对此,天弘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雁峰公安分局已立案侦查。为为了维护业主的合法权益,按期交付306套房子,天弘公司“强忍”做出让步,在双方预决算人员及双方现场管理人员核对,监理方作证,雁峰区政府作为第三方见证的情况下,天弘公司与中星公司签订《补充协议》。天弘公司依据补充协议在2018年2月12日之前支付了所有应付的款项给中星公司和廖文科,共计4260万元。

2017年5月,廖文科因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被浙江省文城法院司法拘留。廖文科特向天弘公司求助,天弘公司出于合作关系考虑,借款300万元帮其支付赔偿款,廖文科被解除司法拘留。尽管天弘公司以最大诚意和善意维护合作关系,但是中星公司和廖文科依旧恶意停工,以此继续要挟,要求天弘公司支付不应支付的巨额款项。廖文科的恶意停工致使项目施工进度一再被拖累,无法实现2018年5月份交房的目标,进而造成几百名业主多次向天弘公司讨要说法并要求赔偿损失,多次到区政府和市政府集体上访,对天弘公司形象和信誉造成严重地负面影响,同时也给社会造成诸多不稳定。

为了尽快兑现天弘公司对业主交房的承诺,只有解除与中星公司和廖文科的项目施工合同,重新请施工方入场施工。2018年5月25日,天弘公司依约向衡阳仲裁委员会提出解除施工合同的仲裁申请。7月13日,衡阳仲裁委员会计划开庭审理,可是中星公司和廖文科却故意拖延时间,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仲裁协议效力异议。7月20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中星公司的申请,但中星公司继续故意拖延时间,8月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9月5日省高院驳回上诉。9月21日,衡阳仲裁委员会开庭审理,裁决书出来之前廖文科到处找相关领导干预,百般阻挠衡阳仲裁委下达仲裁书。直到2018年12月19日仲裁书下达前的60多天里,廖文科披着“合法外衣”进行各种恶意攻击、阻挠衡阳仲裁委员会开庭审理和下达仲裁书:向省委巡视组、市纪委监察委诬告衡阳仲裁委秘书长彭峥嵘徇私枉法;向衡阳市律师协会诬告天弘公司代理律师肖启信;在媒体发布不实内容,攻击、中伤衡阳仲裁委秘书长彭峥嵘和首裁杜鸣欣;雇佣《前沿时报》记者冒充《大公报》记者采访市法制办主任杨安定,企图以舆论影响公正仲裁;请其任职于衡阳纪委的同学给彭峥嵘发短信施压,滥用公权,干预仲裁委的独立审判……这些都是廖文科阻挠仲裁,胁迫天弘公司妥协,继续侵占天弘公司合法权益和财产的恶霸行径。

仲裁书下达后,廖文科仍旧继续在网络上发布不实内容,企图混淆视听,歪曲事实,以达到其非法占用的目的。由于廖文科恶意停工和对仲裁的恶意阻挠,致使天弘公司约定的交房时间已过,上百业主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及仲裁委投诉,要求天弘公司尽快交房,并于2018年11月12、13、14日三天连续到衡阳市政府集体上访,造成恶劣影响。经经市纪委监察委第五纪检监察室2018年11月初核查,彭峥嵘在组织天弘公司与廖文科仲裁案件中并无违规和不当行为,衡阳仲裁委也核实首裁杜鸣欣并无不端行为,完全符合衡阳仲裁委的仲裁规则,衡阳市律师协会也作出廖文科对天弘公司代理律师肖启信的投诉理由不成立的决定。

2018年月12月19日,衡阳仲裁委员会下达裁决书((2018)衡仲裁字第151-1号),鉴于被申请人(廖文科)自2018年5月初至2018年12月停止施工,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合同法定解除的条件已成就,裁决:解除衡阳天弘置业有限公司与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2日签订的《湖南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16年3月10日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御江帝景三期1、2、4工程)》、2018年2月9日签订的《补充协议》。拿到仲裁书的当天,天弘公司组织相关人员进入御江帝景工地,为项目复工作准备。

不料,廖文科早在11月23日雇佣十五名保安,对御江帝景工地实行封锁和强占,暴力阻挠天弘公司人员合法进入施工场地,廖文科的“强占队伍”负责人廖道泉将天弘公司的安保人员徐健打伤,经鉴定为轻伤二级。即使人民公安和维稳人员到现场处置,廖文科依旧从城区召来数十名社会闲杂人等,阻挠天弘公司依法合理进场。

12月22日,雁峰区副区长谭海荣主持召开御江帝景问题协调会议,但是协调无果,廖文科依旧把持工地,阻挠天弘公司进场。25日,雁峰区政法委领导主持召开“御江帝景”维稳工作会议,会议明确天弘公司与中星公司(廖文科)按照衡阳仲裁委员会的裁决书执行,中星公司自仲裁委员会裁决之日20天内自行离场,如中星公司不离场,由天弘公司向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聂卫华要求天弘公司按照程序依法组织复工,天弘公司也与衡一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准备在2019年1月16日进场施工,可是廖文科聘用了15名保安轮班值守御江帝景施工工地(三班倒)设阻,天弘公司仅凭自身力量根本无法进场。面对几百名业主天天要求迅速复工的强烈愿望和廖文科的恶霸行径,作为衡阳招商引资进来的开发商,天弘公司合法合规经营,想尽办法维护业主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但是廖文科恶霸当道,强占工地、阻挠进场施工,不断制造和激化社会矛盾,恶化衡阳的营商环境。

2011年5月26日,廖文科在衡南县云集镇承建“北斗书苑”项目时,与债权人罗家康发生纠纷,遂唆使其姐夫肖学军用钢管将罗家康打死。虽然肖学军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但是廖文科却未被追究责任。现如今,肖学军又为廖文科雇佣,充当强占御江帝景项目工地的“保安队长”,又想故伎重演,采用非法暴力手段侵害项目投资方。

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私刻公章!抗拒执法!拖欠民工工资!诽谤中伤!其同学【保护伞】公权私用!这不是老赖是什么!这不是黑恶势力是什么!这不是社会毒瘤是什么!

我们广大老百姓坚决拥护党中央,强烈要求铲除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

鉴于以上情况,为促进衡阳经济发展,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对外形象,确保社会稳定和公平正义,天弘公司恳请衡阳市委市政府各级领导严厉查处和严惩廖文科的恶霸行径,切实维护御江帝景三期广大业主的合法权益,保障项目新的施工单位顺利进场施工,力争让天弘公司早日交房给广大业主!

扫黑除恶,还衡阳风清气正,还百姓安居乐业!

谢谢领导!

国内消费网(315xfcn.com)

湖南中星建设集团恶意停工和阻挠施工,致使近千名业主大规模维权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