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回审判·法槌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响起

   为实现辖区乡风文明、治理有效,让人民群众享受到司法的成果,零距离的接触法庭审判。2018年11月6日上午,苏圩镇慕村村口的大榕树下响起了江南区法院苏圩法庭法官的法槌。

  

  案情回顾

  2018年1月份,被告黄某自家因加建一层房屋故将该工程承包给同村从事劳务的慕某和奚某,并约定了160元/平方米除了原材料外,施工机械和人工均由慕某和奚某自行提供,慕某和奚某为完成上述劳务工程又找到了本案原告慕某某等在内的六个人组成劳务施工队,施工完毕后,在跟黄某结算劳务报酬的时,经与房主黄某协商,黄某另行将屋顶天面的围墙、楼梯的梯帽和房屋西面的三间厨房交付慕某和奚某等人继续施工,但方式有所改变,之前是以160元/平方米承包给慕某和奚某,而对于附属工程则按照每人每天150元并提供伙食( 包吃),后在砌筑楼顶围墙时因操作的吊机钢丝绳断裂导致装满砖头的吊机坠落而砸中了一楼的原告,致使原告受伤住院。后各方就赔偿事宜未达成一致意见,原告将屋主黄某,包工头奚某和慕某以及当日操作设备的覃某起诉至江南法院苏圩法庭。

  

  巡回法庭

  现 场

  法庭受理案件后,依法向各被告送达应诉材料,考虑到该案在乡镇具有一定的典型性,且具有很好的教育意义,故该案选择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巡回审判。

  

  村委会发布的开庭公告

  法庭经审理后认为:屋主黄某与慕某、奚某约定,将自己加建房屋二层主体劳务承包给慕慕某、奚某承建,并约定施工费用为 160元/平方米,且施工过程中除了原材料外的机械设备、劳动工具与施工人员均由慕某、奚某自行提供和召集,工程劳务费一次性结算,故黄某与慕某、奚某之间成立承揽合同法律关系。

  

  旁听的群众

  慕某、奚某虽从黄某处承包到房屋主体建设任务后,召集了本案原告在内的另外六个人。

  八个人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并没有严格的分工,所有劳务人员均根据自己意愿和时间出工,自带工具,并口头约定劳务工程竣工后,结算的劳务报酬扣除伙食费和租赁的机械设备 150元后,劳务报酬平均分配。

  因此,慕某、奚某与本案原告在内的其他劳务人员之间的法律关系符合合伙型建筑组织的法律特征。所谓合伙型建筑组织在农村是一种常见现象,在农闲时自发的聚集在一起,各成员之间没有明确具体的分工,只要参与劳动就可以分工钱,这种合伙虽没有明确盈亏、投资等方面的约定,但为了利益共同从事经营活动,分配劳动成果均衡,因此是一种比较松散的合伙关系。

  慕某、奚光杜与本案原告在内的其他劳务人员之间的法律关系符合上述法律关系,故双方存在的是一种合伙的法律关系。

  

  法官当庭宣判

  二层主体工程施工完毕后,黄某又将二层天顶的围墙、楼梯的梯帽以及房屋西面的三间厨房的附属劳务工程交付给原告在内的八个人,且约定了劳务报酬为每人每天 150元并提供伙食(包吃),这种用工特征又符合劳务关系的法律特征。

  因此,黄某与慕某、奚某之间的承揽关系又转变成了黄某与包括原告在内的所有劳务成员的劳务关系。而本案原告受伤发生于劳务关系期间。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该法律规定,本案原告在提供劳务活动中受伤,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过错程度确定相应的责任。

  原告因覃某操作的吊机钢丝绳意外断裂导致载满砖头的吊机坠落砸中而受伤的。对此,作为经常从事建筑劳务且恰好负责安全监督的原告在作业时间未带安全帽进入作业盲区,覃某在操作吊机前疏于对吊机安全检查以及黄某在作业前未安装相关安全防护装置和警示标志是引发本次事故的原因。本案的原告、被告某和被告覃某均负有相应的过错责任。

  综合本案的案情,法院认为本案原告家属自认原告从事建筑劳务已长达两年之久,其对施工作业区的危险理应有更高的认识,而作为自家出租的吊机,对吊机的性能及折旧程度理应比其他人更了解,且当日施工的过程中,原告本就是被安排负责安全巡逻和安全监督工作以避免其他人进入施工作业区发生意外,但原告却明知正在高空作业还在未带安全帽,未采取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进入作业区从事其他工作。因此,对于原告的受伤其本人过错程度较大。

  被告黄某作为接受劳务的一方,其应给包括原告在内的劳务提供方一个安全的作业环境,但黄某在作业区未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和安装防护安全网等装置,而且在二层主体工程修建过程中,黄某将劳务发包给没有任何资质的慕某和奚某,虽后来双方变成了劳务关系,但之前的承揽活动为后来的劳务活动埋下了安全隐患,因此黄某对于原告的受伤过错明显。对于被告覃某虽不是专门负责吊机的操作,维护和检查,但在当日操作前应对吊机进行安全检查,但其怠于检查,亦对原告的受伤有过错,但其过错程度较轻。

  最终法庭当庭宣判原告对自己的损失承担60%的责任,被告黄某承担35%的责任,被告覃某承担5%的责任,其他被告因不存在过错,不承担责任。

  当日有苏圩镇干部、慕村村委干部以及辖区村民100多人旁听了庭审。

  编辑:梁柯

  

巡回审判·法槌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响起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