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淮安胜诉:一家三口齐上法院告政府,征收补偿决定遭撤销

   北京宋玉成律师

  【案情概要】

  李某、张某、李张某是居住在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的一家三口。2015年12月28日,清江浦区人民政府做出《房屋征收决定》,对清浦东区某项目规划红线范围内的房屋和附属物实施征收,并于同日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公告》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而被征收人李某的房屋正在征收范围内。

  2016年2月4日,清江浦区住建局通过抽签选定的房地产评估公司做出针对李某一家人的《房屋征收补偿估价报告》,但在随后的三次协商中,房屋征收部门与李某一家人并未对补偿安置问题达成一致意见。2016年3月11日,房屋征收部门申请区政府做出征收补偿决定。2016年3月28日,清江浦区政府根据房屋征收部门的申请做出浦政征补决字[2016]6号《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并予以公告。

  这份《征收补偿决定书》表明,区政府对李某被征收的房屋提供的补偿费用约138万元,并提供三套房屋进行产权调换补偿,但被征收人仍应支付房屋征收部门产权调换差价款96022.43元。

  李某一家人对此不服,认为政府应严格依法行政,不与民争利,但是区政府并未在征收过程中如实对自己的房屋进行估价,没有做到依法行政,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

  江苏省淮安市的不少拆迁户都曾委托宋玉成律师代理征地拆迁案件,并且最终获得了较满意的效果(详情可翻看我们之前推送的胜诉案例),在朋友的推荐下,李某一家人联系了北京宋玉成律师进行维权。2016年9月13日,宋玉成律师轻车熟路地将清江浦区政府告上法院,并在一番努力后最终获得了胜诉结果:清江浦区政府作出的浦政征补决字[2016]6号《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被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

  

  【办案掠影】

  “漏算”拆迁补助费,《征收补偿决定》遭撤销

  本案中,区政府认定李某的房屋存在“非沿街住改非”,并在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中计算了“非沿街住改非补助费”,但该项补助费用是从2008年计算至2015年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

  事实上,李某一家人早在2005年8月就已经领取了营业执照开始经营。宋玉成律师认为,区政府“漏算”了拆迁补助费,是导致《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遭到撤销的主要原因。

  征收评估程序多处违法,法治社会岂能任其逍遥法外

  2016年1月6日,清浦区住建局发布《关于XX项目房屋征收评估机构协商选择结果的公告》,因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协商不成, 2016年1月12日,清浦区住建局发布《关于公布XX项目公开抽签选定评估机构结果的公告》,确定某房地产评估公司为征收项目的估价机构。2016年1月28日,评估公司作出《XX项目评估价格公示》,公示产权调换房屋价格、被征收房屋评估价格。

  通过对被告所提供证据的进一步仔细揣摩,宋玉成律师认为,住建局看似完美的一系列程序实际上存在多处违法:选定的评估机构公示时间不符合江苏省五个工作日的规定;选定评估机构结果没有提交公证书,视为没有公证;评估报告没有实地入户调查,评估报告没有总价,评估报告没有有效期等等。宋玉成律师的上述质证意见在法庭上得到了法官的充分采纳,法治社会下,哪怕是再细微的违法又如何逃过“法网”?

  【律师说法】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规定,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

  (一)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

  (二)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

  (三)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

  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补助和奖励办法,对被征收人给予补助和奖励。

  作为被征收人时,我们能获得的补偿中比较特殊的一类便是停产停业损失补偿,本案中的“非沿街住改非补助费”即是其中一种,计算它的一个重要标尺就是被征收人在持有营业证后的经营时间。关于“住改非”的房屋征收补偿,宋玉成律师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进行讲解,在这里再次向大家强调,尽管各地政府的补偿标准不同,但在发现房屋征收部门出现漏算错算的情形时,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对自己的合法权益采取寸土必争的强硬态度,像本案中李某“上阵一家兵”一样,积极地拿起法律工具,维护自身利益。

  (本文是根据宋玉成律师代理的真实案件撰写,转载请注明出处)

江苏淮安胜诉:一家三口齐上法院告政府,征收补偿决定遭撤销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