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杨宗泽等人的犯罪事实,致社会各界公众及各级领导!

楼主:mrgial20083Lv 3 时间:2018-11-03 21:15:03 点击:10 回复:1
冲榜
守护
脱水打赏看楼主设置
  尊敬的社会各界人士、各级领导和各位网友:

  本人名朱晓钢,湖南邵阳人,为西北工业大学理学院2018级博士毕业生,现就职于一所二本高校。父母均务农出身,家父体弱多病,自去年因年龄偏大的原因被公司劝退后一直休业在家,已年近七旬,家母尚能劳作,务工于本地的一家医院。从2016年12月至今,本人一直深受课题组的另外一名成员杨宗泽(在华为公司工作过一年,博士在读,熟悉网络编程)为首的黑恶势力的威胁迫害,苦不堪言。如今已忍无可忍,退无可退,迫不得已将此一干人的所作所为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向社会予以公布。

  本人与此人在事发前存在过节,2014年入校被导师分配至同一个课题组,但在不同的办公室办公,课题组还有两名青年教师。鉴于博士毕业压力较大及家里经济不济的原因,本人在论文发表上一向比较积极主动,但不曾想过因为这事和几句话而刺激到此人。其实,课题组存在竞争,几个人心照不宣地暗暗较劲,有时甚至会存在言语上的不快,这为以后的矛盾升级埋下隐患,并在2016年10月份一次口角彻底引爆了这场战争(我脱离课题组的时间)。2016年12月,杨动用计算机病毒入侵本人电脑,删除了磁盘上所有的Matlab程序,这是事件的起点。由于存有备份和专注于自己事情的缘故,当时并没有追究,但不想一段时间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本人所撰写的论文被悉数删除;很有针对性,基本可以肯定是本专业人士所为。当时找过导师,但苦于没有证据,对方又不承认,最终没有选择继续追究。自此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此人一直利用计算机/安卓病毒干拢于我,非法查看QQ/微信聊天记录,盗取/破解投稿邮件帐号和密码,查看审稿并联络一帮人多次利用结果羞辱嘲讽于我,删除/篡改电脑上的文件不计数目。为了安全,本人尝试去学校附近的网吧修改密码,此举在短期内收到了效果,没过多久,帐号密码又开始失窃,个中原因可能是盗号木马感染了镇里的多家网吧所致。为此我专门乘过车到离校区较远的市区修改密码,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途中竟然有人跟踪我,并在我所在网吧释放盗号木马。那段时间,本人报过警,但都遭到了“文件删除”警告,因为无论是查询文献还是投稿都需要打开互联网;这中间有导师调解过一次,大致意思是师兄弟之间应互不相犯,和睦相处,但最终以此人不遵守劝解而告终。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17年6月份,科研上有了起色,达到了毕业要求。为图清静,经导师同意,本人搬离了办公室躲在寝室办公,此人继续纠缠于我,通过创建微信群拢络了一帮人对本人实施监视,指使他人在我室内安装针孔摄像头对本人实施长达8个月之久的监控,偷拍本人论文写作进度和饮食起居,并将监控到的信息发至微信群进行分享,至今不清楚有无传照片和视频。利用计算机病毒和偷拍到的敏感画面对本人实施“艺术性”恐吓,胁迫本人做出对其有利的决定,包括转让课题、部分写作内容、请他用餐和不准有与报警相关的行为等,常因一点小事无端发难,指使公寓内某些人摔门制造噪音以示警告和索要明文乃至电话道歉,甚至猖狂到逼迫延期一年毕业。为掩盖这种罪恶行径,他们经常利用某个名词/在特定场合下的某个物品或某一套动作反复刺激使人形成条件反射,达到使人见之便明其中之寓意,尔后借用这种比喻性语言和象征性动作唆使他人在QQ空间/微信朋友圈以说说(文字、图片或视频)的形式晦涩地表达其诉求和欲将采取的行动,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以达到威胁恐吓又能掩盖事实真相的直接目的(集中起来的截图已逾百张)。 

  这种迫害方式不仅能造成当事人敏感多疑,而且容易引发诸如抑郁和焦虑等精神上的失常,从而为当事人向公安部门寻求帮助埋下障碍,极易被当成精神病人。

  这些事被我告诉了导师,当时导师是震惊的,给对方打了电话并承诺延期与否是他说了算。我不清楚导师和此人说了什么,但想应该是以调解为主,所以在后来导师回拨的电话里,他并没有提及那些事,只是说让我不要多想,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但大概可以揣摩明白其中之意,即我不蹬派出所的门,杨不删文件/论文。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可以告一段落,但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在2017年7月份的计算数学年会上(我们都是服务生),杨与办公室的另外两名成员联合一帮人排挤于我,并在饭桌上恶言相向:你真的很可怜,也不看看这规矩是谁定的。在年会那四天里,心情是极度崩溃的,一句话表达不恰当,对方便拿撕毁“规定”做要挟。苦苦地撑过那段日子,本人的论文在2018年8月份基本被杂志社所接受,进入博士论文写作阶段,由于害怕论文被删改,在9月份特意请此人吃过一顿饭,并在10月份购买了笔记本电脑专门用于博士论文的写作,台式计算机仅用于搜集资料。但即使是这样,论文仍多次被篡改,篡改的内容有多有少,严重时涉及实验数据,究其原因是寝室的钥匙被人盗过,门被打开过,后来换了门锁,情况有所好转。由于饮食起居被人监视,这期间还发生过几次利用隐私等敏感信息威胁恐吓的事件,总之过得相当痛苦,不提也罢。

  随着时间的推进,可能是由于害怕论文完成/毕业后本人报复/报警(事实上,本人承诺过只要收手绝不追究),此人通过人拉人的方式将微信群的数目无限制扩大,席卷了全国多个省份,建立了严格的分级制度,并将监控到的信息实时共享至微信群中。据说还涉及到数额不菲的金钱交易,其中的原委本人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利用本人的隐私与这起事件,杨在中间获得了利润,并通过赚来的钱在微信群中雇拥一帮黑化的群众对本人实施进一步地恐吓和威胁,形成良性循环,威胁身边女生,扬言要让本人断子绝孙,同时煽动民众不良情绪,影响甚为恶劣,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通过这种方式,此人既保证了自身的安全,又达到了赚钱的目的,可谓是一举两得,并多次暗示终生监控。2017年12月至今,通过答辩后,事情不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可能是由于金钱驱使与本人不断抗争的原因,此人置人性、人权于不顾,公然凌驾于法律之上勾结某公司(可能是某医院或者是加群加出来的其它组织)使用脑控仪器(可以百度,这种东西绝对真实,我不是精神病)对家父家母实施精神控制(可怜我年近七旬的双亲至今浑然不知),对本人实施反人道、反人类的精神摧残,读取大脑思维\记忆,在人群中进行思维广播,灌输梦境及各种低俗淫秽画面、催眠、致痛、阻碍正常思维和剥夺睡眠(经常性凌晨3点醒来,不早不晚)等,读取到的思维在群中广泛传播,内心活动完全暴露在众人眼皮之下,毫无隐私和尊严可言。经常被思维诱导至预设的情节中,辅以语言和文字诱导,利用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和心理上的弱点进行人生攻击、人格侮辱乃至虐待。更为重要的,这种惨绝人寰的精神折磨24小时不间断,有如跗骨之蛆般地走到哪跟到哪,只要行为或思想对其有威胁,对方便勾搭脑控组织实施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并暗示如若报警或将事实公开,就秘密迫害家父。其行其为已令人发指,相比于屠杀有过之而无不及,远超一名杀人犯的所作所为,我已经丧失了一个人之所以称之为人的基本资格。为维持既有的模式或达到长期控制的目的,他们更是采用极为卑鄙和残忍的手段阻止我接触与Android有关的书籍(请见谅,只想采集证据,无其它非份之想),如经常性控制性欲而导致射精和灌输于他人不利的思想恶化人际关系而导致社交困难等。本人现在正在遭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伤害,由于思维活动被暴露,为不引发矛盾,每天都要为克制自己的思想而挣扎,精神恍惚,时时刻刻深陷其中,生死不如。

  人生已在毁灭的边缘,实属迫于无奈,不得已将此人公布如下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在此之前,本人想过报警,但苦于没有充足的证据和一直遭到“抹杀记忆”威胁的缘故,相当犹豫,故一让再让,但对方却一直得寸进尺,慌言不断,丝毫没有解控的迹象,甚至经常性因为一句话或一个动作欲折磨于我。本人痛苦不堪,终日慌慌,完全看不到未来的希望,特此向社会公布这起荒唐和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也希望公安部门和国家机构能重视这起案件,解救我及我的家人于水火之中,以免我们身心之残疾,还那些敢于说真话被威胁过的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一个公道。

  本人明白电子精神控制是迫害人类的终极武器,也深知在科技日益发达的今日高科技犯罪取证对于一介平民而言是多么困难,这也是对方专横跋扈的原因,以致于放出过“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犯法”的悖逆言论!但纵使不能将此人绳之以法,我仍要将我所经历的一切大声说出来,希望公众、媒体对此事有一个全面而清醒的认识,并以此为鉴。不清楚对方会采用怎样激进的方式打击报复,但本人知晓与其单靠傻傻的意志苟延残喘,不如站出来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维护宪法赋予一个国民应有的合法权益(隐私权、名誉权、生命健康权和人身自由权等),朗朗乾坤,天地自有公论在,为了看不清的未来!

  本人用人格担保以上所述为事实!

  电子邮箱:zhuxg590@yeah.net。
 射手网(sheshoou.com)

关于杨宗泽等人的犯罪事实,致社会各界公众及各级领导!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