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恳求彻查双峰县祠堂湾村书记殴打村民等事实

强烈恳求彻查我村书记刘进晚

我叫聂云峰、男、今年66岁,今泣血向社会各界呼吁!恳请各新闻媒体,请求委派记者朋友来我湖南省双峰县甘棠镇祠堂湾村实地采访,来充分曝光我村书记刘进晚涉黑涉恶、违法乱纪、欺上瞒下、殴打村民等违法犯罪事实为盼。其具体违法犯罪事实如下:

村民成了村书记的家奴

刘进晚是我们祠堂湾村现任村支书,他为了达到当选村支书的目的,2014年在我村十二组开会选举组长时,由于未达到刘进晚的预期,当场大发雷霆,谩骂群众,为了解气他打电话喊一车二流子来到现场见人就打,打伤人以后,不但不赔偿医药费,倒办反案,反要伤者家属倒出1800元给刘进晚作打手费,才算了事。

刘进晚自2014年担任书记以来就一直横行霸道、私立公堂、任意司法,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经常谩骂和殴打村民,九组的刘述贵被他打过几个耳光,甚至连一个妇女也不放过,六十多岁的妇女刘春初就被他殴打过两次,更有甚者连七十几岁的五保老人刘延光也被他殴打过,我村好多六、七十岁的老人都被他骂过娘,要动手打他们,如聂义初等人,就连八、九岁的小孩聂庭都不放过,也被打过几个耳光。把我村村民当成了家奴,只要一有不顺心、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任何村民。

2017换届选举中,他徇私舞弊,大搞派性,安插亲信,做票毁票,十组有聂义初兄弟为首的十几个人,当场向他提出抗议,他反而大发雷霆,公然于会场之中,恶毒攻击诽谤,咒骂反对他的群众。

由于我和本村二十余名村民联名状告刘进晚涉黑涉恶、违法乱纪、欺上瞒下等违法犯罪事实。从此我家的噩梦就开始了。从今年5月中旬起至今,刘进晚先后九次对我进行恐吓威胁,扬言要弄死我和我儿子,甚至我的三个孙子也不放过,说要彻底的斩草除根。并亲自带其四个手下去盐井村我亲房聂可定家恐吓威胁,曾先后十八次追打我。

让人怒发冲冠的是,今年7月26日在甘棠镇纪委书记办公室,他竟然当着六位镇领导的面,故意将我二女儿踢成重伤,我二女儿于8月17日转送长沙湘雅二医院治伤,下手残忍、毒辣,有意想一脚致我女儿于死地之祸心。

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他居然在纪委办公室公开喊叫要弄死我三个孙子,各位媒体朋友,我的孙儿们均是孩童之辈,试问又何罪之有?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踢伤我女儿之后刘进晚又多次指使手下其黑恶势力刘优龙等人,多次围攻追打我,并在我家堂屋强行抢去我双亲的神主牌位,夹在胯下,这是对我双亲亡魂莫大的侮辱啊!

村上田土成了村书记的私产

用人唯亲,邀集团伙,私立秘书,侵占会计地位,合伙帮派,同得利润,将原有贪污案,作风不正的刘照田重新扶上宝座,充当军师。通过造假账、做假账,团伙贪污分红。

刘进晚私自出售我村集体山林三亩多给邻村聂亚平,除了三万六千元归还给聂云集,其余二十多万元不知去向。在修合心至大塘的联村公路时,刘进晚不光是虚报水泥145吨,而且虚报了从刘纯吾屋后至罗鼓脑这一半路面的总长度,此项目就因此多虚报工程款四十多万元。更让人惊叹的是,村部广场上的竹篱笆项目款连成本工资在内,不超过九千元,而他报账为八万八千多元,差价多达十倍,让人无法想象他到底侵吞了国家多少集体财产,我村新建的一栋老人住所,至今没住进一个人,整栋房子成了摆设。

破坏水利设施,霸占垄断水据,公开将九组三条水渠毁掉,填平一口山塘,霸为己有,私自霸养九组三口大塘,一手撑天、一手遮地,典型的村霸作风。

10月22日,我女儿问刘进晚要医药费,他不但不给,还喊人再次对我女儿大打出手,我六十一岁的老伴也被他们打伤,两母女被打得遍体鳞伤,现在甘棠镇中心医院住院治伤,我女儿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试问她一个弱小女子,岂容得下刘进晚的故意伤害?还有我老伴这么大年纪了,哪经得住他们的拳打脚踢?对老人和弱小女子都敢下如此毒手,天理难容!是谁给他一个村支书这么大的胆量,目无王法,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我和我的家人进行如此的打击报复呢?

万般无奈之下,今特向社会各界呼吁!在此恳请新闻媒体朋友出面,帮助社会最底层弱势群体,护我安宁,还我老伴和女儿健康之身躯,还我及我村村民一个公道!

请社会各界人士帮忙转发,谢谢!

投诉人聂云峰敬上

大旗网(daaqii.com)

 
 
 
 

强烈恳求彻查双峰县祠堂湾村书记殴打村民等事实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