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马,披钱报跑团旗那么拉风

 

杭马,披钱报跑团旗那么拉风

杭马,披钱报跑团旗那么拉风

一年一度的杭州马拉松昨日再度如期而来。

一大早,七点半,35000人,杭州马拉松从黄龙体育中心像潮水般冲出起跑线,整个起跑用了足足33分钟。

今年的杭州马拉松高手来了不少,虽然没像去年那样疯狂刷新赛会纪录,但也创了不少好成绩。肯尼亚军团包揽男子全程前三甲,拿下第一名的迈克尔·库尼加用时2小时10分37秒,埃塞俄比亚军团则包揽了女子全程前三名。

刷脸检录、实时心率监测,杭州马拉松“黑科技”真不少,查出了11名替跑者。参赛奖牌也很吸睛。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钱报跑团的那一抹红。经过层层筛选,从307个人里脱颖而出的“钱报跑团”15人小分队集结“出征”,有从外地赶来参赛的跑步高手,也有第一次体验马拉松黑科技的酷玩达人,昨天,他们用脚步跑出了一个个关于杭马的专属故事。

孙宏华:

披着“钱报跑团”旗跑全程

孙宏华是披着钱报跑团的旗帜跑完杭马全程的,那样子就像披着一件红色披风。他一路上跑跑拍拍,和志愿者拍,和加油站工作人员拍照,玩得不亦乐乎,“感觉自己太拉风了!”但说起完赛成绩,他哈哈一笑,“今年光顾着拍拍拍了,成绩惨不忍睹。”

在机关工作的孙宏华告诉记者:“我以前在部队,转业后就开始发胖,最胖到了160多斤,高血糖、高血脂。那时候我上个楼都得走三步停二步。”之后孙宏华就开始了跑步,从一开始几百米停一停,到五公里、十五公里,路在脚下逐渐延伸,半马、全马、越野赛、50公里长距离毅行,都不在话下。

“现在我140斤,都是跑步练出来的肌肉。去年一年我跑了11个马拉松,今年打算跑10个。”孙宏华现在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张琼蕾:

第一次体验“心率监测”黑科技

90后的张琼蕾是绍兴鼎记印染有限公司的外贸业务员。

“跑步是从两三年前开始的。之前还觉得马拉松离生活很远。没想到身边越来越多人在跑,我坐着跑团的车一起去马拉松现场凑热闹,之后‘入坑’了。第一次参加6公里环湖跑,没想到跑下来了,然后开始跑10公里、半马了。跑过绍兴、横店、成都,跑杭马是第一次。”

张琼蕾特别申请了心率手表,成了2000个由组委会全程监控心率的选手之一。“心率手表会实时显示心率状态,如果出现异常就会震动提醒。我开跑前挺兴奋,手表一直震动提示我心率过快,调整呼吸状态。这个功能挺好的,可避免很多心率引发的事故。”

项建华:

特地从广州飞回来参赛

今年58岁的项建华是杭州跑圈的跑马老前辈了。跑步50多年,累计公里数超过10万公里,可以绕地球2圈。

今年的杭马,是项建华参加马拉松比赛以来的第208场比赛。工作重心在广州的他特地打飞的来杭参赛,本来计划两小时跑完半程,提前10分钟完成了比赛,赛后,他说:“跑得相当轻松,赛道风景优美。我希望能把最美的自己留在杭马的赛道上。”

严蔚芸:

只睡3个小时就来跑

连续参加7届的严蔚芸昨天以2小时43分45秒的成绩完赛半程杭马,可以说是她的最差成绩了。

“最近工作太忙,连续加班,昨天又是凌晨才回家睡觉,不到3个小时就又要起来,身体不好,差点放弃了。但是名额来之不易,女儿还在家等着我的奖牌呢,就想走也要走到终点。”

严蔚芸的女儿今年8岁,她工作忙碌,又经常要陪女儿,“我也想多留时间陪她,一般10点以后女儿睡着了,我再出门去跑步。”

宋晓军:

“刷脸”技术效率挺高

从2015年开始跑马,宋晓军到现在已经参加过国内外十五六个马拉松比赛。之前因为工作原因,经常要在世界各地飞,国外的马拉松也跑了好几个,澳大利亚的黄金海岸、新加坡的日落马拉松……

今年是宋晓军第四次参加杭马,跑过一次半程,剩下的都是全马。跑了4场杭马,宋晓军印象最深的就是,“领物、进场检录用上了‘刷脸’技术,不仅有效,效率也挺高。”

作为一个经常在国外跑马的跑者,宋晓军觉得“杭马一点都不输国外的比赛,赛道没法作比较,但从志愿者的服务到围观观众的氛围,一点都不逊色。”

杭马,披钱报跑团旗那么拉风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