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惠东县二霸黄金润,朱友富作恶多端(转载)

 黄金润,现任广东省惠东县平山镇黄排居委东联村小组长。
  朱友富,现任广东省惠东县平山街道黄排村委书记兼主任。
  黄金润、朱友富等人身为党员村干部利用职务之便,官商勾结,大肆贪污侵吞征地补偿款,领导、组织黑恶势力无故殴打举报人致使举报人住院治疗,非法霸占集体土地,犯罪数额高达上亿元人民币。同时,黄金润私生活极其腐化,一夫三妻,仅儿子就有7个。
  自1990年至1992年,黄金润伙同村财务黄番和时任惠东县黄排管理区干部朱友富勾结惠东县城市建设综合开发总公司,非法征地558亩(其中基本农田123亩,其它耕地325亩,林地110亩),黄金润、朱友富从未召开过任何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的情况下,先斩后凑,强行征收。征收的过程,均未向村民做任何的公示,所签署的《征收补偿协议》更是秘密进行。据现有了解到的信息显示,依据当时的《征地补充协议》,惠东县城市建设综合开发总公司将为被征地的村民提供56间店面作为额外的征地补偿。据村民陈述,56间店面都已被黄金润非法占为已有或被其私卖,所得款项均被黄金润贪为已有,仅此一项补偿按目前市场价就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被征收的558亩土地没有任何合法的征地审批手续,黄金润与朱友富上下串通与开发商勾结,通过《征地协议书》约定以亩6000元的价格征收,远远低于当时正常的每亩5万元的征收价格。即使按每亩6000元计,558亩地,征收补偿款为3348000元,但土地被开发商霸占,村民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夜之间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且未获得分文补偿。合同约定的征地补偿款及56间补偿店面也被黄金润、朱友富等人侵吞。黄金润、朱友富等人所贪远不止这些,按照当时的市场征地价,每亩至少为45000元计,而《征地协议书》仅以每亩6000元计,另外每亩39000元去了哪里?558亩,村集体共损失21762000元去了哪里?这些全部落入了黄金润、朱友富等人的腰包了。同时依据1987年1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25条规定:“征用省、自治区行政区域内的土地,由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征用耕地3亩以下,其他土地10亩以下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批准。”依据1987年1月1发布,1991年8月23施行的《广东省土地管理实施办法》第13条的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批准耕地(含水田、菜地、旱地等)三亩以下,其他土地十亩以下。因此,黄金润、朱友富等人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取得惠东县国土局作出的批复高达558亩,远远超过了审批权限,一个小县城辖下的管理区主任竟然串通惠东县国土局作出了相关批复,明显就是违规违法行为。
  此外,黄金润利用职务之便 ,指使黑恶势力霸占村集体土地约有30亩,私自搭建厂房出租或出售他人经商建厂,所得款项均据为已有,从未向村民作过任何公示。同时黄金润私生活极其腐化,夜夜笙歌,一夫多妻,仅是儿子就有7个。
  对于失去土地而得不到任何补偿的农民而言无异于失去生命,村民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信访,但却一次次遭到黄金润、朱友富指使的黑恶势力的殴打,黄明福、黄周益、黄广益等人分别于08年4月11日,12年8月31日,15年3月28日遭到黄金润、朱友富指使的黑恶势力无故殴打入院,有相关入院及报警记录。黄金润、朱友富早已富甲一方身家过亿,而村民们却温饱都尚未解决,在黄、朱的淫威之下,人心惶惶,敢怒而不敢言。
  举报人通过一次次合法的信访,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但在朱友富、黄金润打造的保护伞保护下,案件一次次打回给惠东县平山街道办处理,信访均无结果,不了了之。但我们相信,在大力提倡反腐败斗争与基层“拍蝇”的大背景下,把扫黑除恶与反腐结合起来,一手遮天的黑恶势力终将失去生存的空间。国内消费网(315xfcn.com)

广东省惠东县二霸黄金润,朱友富作恶多端(转载)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