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妈妈”摔死2岁亲儿子 还带至河边焚尸获刑7年

   2017年12月20日,资阳市雁江区某小区一则“讣告”以父亲的名义称,2岁儿子鑫鑫(化名)被亲生母亲李丽(化名)杀害,然后欺骗他说“孩子在上个月走丢了”。事发后,李丽自杀未遂,最终向警方交代犯罪经过。(此前报道:四川2岁男童死亡亲妈被指是凶手 男方:她是“代孕妈妈”)

  11月7日,雁江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宣判,李丽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判决书披露,鑫鑫系代孕所生,回到亲生妈妈李丽身边才2个月中,常遭妈妈打骂。2017年12月2日,因为衣服上沾满饼干屑,心情不好的妈妈再次打骂他,并提起他抛摔,他头部先着地。次日妈妈起床亲他额头时,发现他已经身体冰冷。

  

  代孕所生

  回到妈妈身边2个月常遭打骂

  2014年,经人介绍,30岁的李丽与成都50岁男子罗甲(化名)认识。罗甲和妻子结婚多年没有小孩,提出让李丽帮忙代孕,得到了李丽的同意,此后两人发生性关系。

  

  李丽怀孕后,罗甲支付了20万元费用。2015年9月18日,鑫鑫出生,后来被抱给邛崃一名老人帮忙抚养,户口上在了邛崃,跟着罗甲的表弟姓。

  2017年夏天,李丽主动联系罗甲,协商把鑫鑫交给她抚养,罗甲支付抚养费即可。同年10月7日,鑫鑫被从邛崃接到资阳,回到妈妈李丽身边,在这里鑫鑫有了一个6岁的哥哥,是李丽和前夫所生。

  因为翻包、向人吐口水、不叫李丽妈妈,李丽认为鑫鑫存在许多不良习惯,时常打骂教训他。

  6岁的哥哥证实,鑫鑫因为不听话,常被妈妈用手和木棍打,脸上和手上都被打青过,有一次脚上被打出血,耳朵上也有伤口。

  2017年10月,罗甲到资阳来看鑫鑫,鑫鑫额头上有很大一个包,下巴、手腕也是青的,鑫鑫说是妈妈打的,李丽则说鑫鑫从沙发上掉下来摔的。

  

  “来路不明”

  妈妈一气之下抛摔致头部先着地

  转折来自2017年12月1日。这一天李丽要出差学习,将鑫鑫送到姑妈家,让姑妈帮忙带半个月。李丽告诉姑妈,他和罗甲在耍朋友,罗甲没有孩子,鑫鑫是抱养的。

  李丽的姑妈把鑫鑫带回家洗澡,看到他手上、脚上、双眼周围有淤青。因为鑫鑫在他们家哭闹,带不住,她的儿子给李丽的弟弟打了电话,并问了孩子的事情。第二天下午,李丽打电话让姑妈不要到处打电话去说,她不高兴。2日晚上8时许,姑妈把鑫鑫送了回来。

  因为鑫鑫身份一直不敢和家人明说,只能说鑫鑫是帮人带的,别人给了费用。2017年12月2日晚,鑫鑫被送回后,李丽的父母和弟弟都指责她抚养来历不明孩子,父亲打电话骂了她,骂得很厉害。李丽因此心情烦躁,见鑫鑫身上沾满饼干碎屑,加上想起鑫鑫平时有许多不良习惯,便骂了鑫鑫,用手推搡鑫鑫后,鑫鑫头部撞在墙上开始哭闹。

  听到鑫鑫哭闹,李敏更加生气,抓住他的衣服将其提起后向前方抛出,鑫鑫头部朝下摔在地上。随后,李丽将鑫鑫抱到卫生间进行洗簌,然后上床睡觉。晚上,大儿子说鑫鑫一直咳嗽,李丽给鑫鑫喂了水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上6时许,李丽醒来时,去亲大儿子和鑫鑫的额头,发现鑫鑫身体冰凉,没有了呼吸。

  2017年12月2日晚,李丽打电话给男性朋友唐某,说自己撞死了一个小孩。随后,唐某和李丽将鑫鑫带至偏远乡镇河边焚烧后掩埋。

  12月5日,李丽去成都见罗甲,并谎称鑫鑫走丢了,不想报警。次日,罗甲让表弟陪李丽到资阳莲花路派报警。

  12月8日,李丽安排好大儿子的抚养问题后,在家割腕自杀,被罗甲的表弟和父母发现,并送往医院抢救。

  

  一审判决

  男方认为判罚太轻

  李丽自杀就医期间,经侦查人员开导,2017年12月11日,李丽供述了自己杀害鑫鑫的犯罪事实。

  2018年10与16日,经过不公开审理后,11月7日,雁江区人民法院认为,李丽明知后果,仍放任自己的行为,致使鑫鑫死亡,构成故意伤害罪。因系自首和初犯,对其减轻处罚,最终判处有期徒刑7年。

  

  罗甲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法院判决李丽赔付直接经济损失2.4万余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罗甲的表弟表示,他和罗甲不服判决,将提起上诉。“经济损失我们可以不追究,但判决太轻了。我们认为她不属于自首,而且焚尸情节太严重,判决中没有体现。”

“代孕妈妈”摔死2岁亲儿子 还带至河边焚尸获刑7年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