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世界统治权的人物,人们评价不一,结果成了一个传说性人物。

  大家好,今天给来说说亚历山大,欢迎大家的阅读。几乎所有的历史学家都想把亚历山大大帝的一生经历看作是在人类事务上划分一个新时代的标志。它把西地中海除外的全部已知的世界都吸收到一个剧本里去。但人们对亚历山大本人的评价有很大的不同。他们的大部分分为两大派别。类学家被这个年轻人的青春和显赫的名声所迷惑。这些亚历山大的崇拜者似乎想按他自己的估价来对待他,宽恕他的每一个罪恶的和愚蠢的行为,把它们看成仅仅是一个强烈性格的爆发,或者是某个宏大的计划中必需的苦味;他们把他的一生看作是按照一个图样制定的,一个政治家奇才的计划,只有以后时代的全部更广博的知识和更广大的思想才足以把这种计划带进我们理解的范围。

  

  另一方面,又有些人把他看成仅仅是一个对自由宁静的希腊化世界的缓慢成熟的可能性的破坏者。在我们把20世纪的历史哲学家可能会赞同的世界政策计划归功于亚历山大或他的父亲菲力浦之前,最好仔细地考虑一下当时可能有的知识和思想的极限。柏拉图、伊索格拉底和亚里士多德的世界实际上完全没有历史的透视。

  

  直到最近这两个世纪以前,世界上还没有历史这个东西,这里所说的历史不同于仅仅是僧侣式的年代记。甚至受过很多教育的人对于地理和外国的观念也极为有限。在大多数人看来,世界还是扁平和没有边际的。唯一有系统的政治哲学只是以小城邦的经验为根据,没有想到过帝国。没有人知道文明起源的任何情况。在那时以前,没有人对经济作过思索。没有人搞清楚过一个社会阶级对于另一个阶级的反应。

  

  我们往往把亚历山大的一生经历看成是某个早已长期在进行中的过程的最高成就,看成是逐渐加强的节奏的顶点。在某种意义上,毫无疑问,它是这样的;但更加真实的是,与其说它是个终点,倒不如说它是个起点;它是人们对人类事务致性的想象的最初启示。在他以前,希腊思想所达到的最大限度的范围是一个波斯帝国的希腊化,是马其顿人和希腊人在世界上据有的一个卓越的地位。

  

  亚历山大去世以前,尤其是在他去世以后,人们有时间对他进行考虑时,关于一个世界性的法律和组织的想法在人们心目中已是一个切实可行而可以吸收的概念了。有几个世代对于人类来说,亚历山大大帝是世界秩序和世界统治权的象征和体现。他成了一个传说性的人物。他那装饰着神人海格立斯或阿蒙,拉神的神圣象征物的头像,出现在那些自认为他的后裔能当他的继承人所铸的钱币上。

  

  后来世界统治权这个思想由另一个伟大的民族接受了下来,这个民族在以后几个世纪显示了相当的政治天才,他们就是罗马人;另外一个引人注目的冒险人物—恺撒,使亚历山大的形象在旧世界的西半部黯然失色。所以,在公元前3世纪开始时,已经发现在旧世界的西方文明里崛起了三个伟大的结构性思想,它们统治着当代人类的头脑。我们已经探索了从旧世界僧侣界的秘事、秘诀和秘传中漏出的文字和知识,以及一种普遍知识的思想,即关于全世界人们都能理解和传递的历史和哲学的发展。

  

  我们把希罗多德和亚里士多德看成是第一个伟大思想的典型代表人物,这伟大的思想就是科学的思想从最广泛、最纯粹的意义上来使用科学这个词,包括历史在内,并表示人类对他周围事物的关系的清晰的洞察。我们还探索了在巴比伦尼亚人、犹太人,以及其他闪米特民族中间宗教的概括化,从在庙宇和圣地对某些地方神或部落神进行的秘密崇拜,发展到以整个世界为唯一的普遍的正义的神的庙宇的公开礼拜。

  

  现在我们又探索了一个世界政策思想最早的萌芽。人类历史的其余部分大多是关于科学,关于普遍正义,以及关于人类公益这三个思想的历史,这些思想从最初产生极罕见的卓越人们和民族的心头,逐渐扩展到人类的普遍意识之中,给人类事务首先提供了一种新的色彩,然后提供了一种新的精神,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

作为世界统治权的人物,人们评价不一,结果成了一个传说性人物。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