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雨花区鄱阳村干部在美凯龙事件中的违法违规情况

 2018.1.16--1.18日,雨花区委领导一行前往上海招商。鄱阳社区村委会主任文利明代表鄱阳村与上海红星美凯龙签订合作意向协议。(后村民得知:文利明私自带村委会公章去上海签协议,未经过村民代表大会授权。属于非法动用公章。且合作方不是上海红星美凯龙,而是辉创美凯龙置业有限公司,其成立时间竟然是2018.1.25日,合作公司居然成立于协议签订一星期之后!)

2018.2.13日,在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后,区委组织部长龚畅在洞井街道见证双方签署《鄱阳项目框架合作协议》。(此次代表大会通过也不符合法定程序,有代表反映,现场讨论表决并没有通过,后通过村干部晚上上门私下做工作,有部分代表改变主意,修改了表决意见才勉强通过。)

2018.3.8日,区帮扶组,区商务局,洞井街道陪同社区党小组长,村民代表赴上海红星美凯龙实地考察。(鄱阳村此次考察人员名单先在代表会上讨论,七个村民小组长有六个组长不同意去,但此次考察还是成行了。六个组长没有参加。后杨卓,文利明等村干部向村民解释说没去的组长是因为有事或其他原因,遭到这些组长的当场驳斥)

2018.5.22日,鄱阳村党支部书记杨卓新建生产安置用地微信讨论群,辉创美凯龙与鄱阳村合作项目至此才被全村村民知晓。2018.5.30日,村民每家每户均收到村委会下发的《鄱阳生产安置用地项目开发方案》宣传册和推进情况通报宣传页。宣传册和宣传页没有公布合作细节内容,也只字未提真实合作方辉创美凯龙公司,村民对项目细节仍是雾里看花,不明就里。

2018.6.2-6.8日,村委会组织各生产小组召开第一轮户主会,通报240亩生产安置用地项目推进情况,在会议上仅仅是口头宣读与辉创美凯龙公司待签订的合作协议条款。村民激烈讨论,指出其中不合理条款。有村民要求其公开协议内容,以方便大家讨论,村党支部书记杨卓等不予理睬。在村民强烈要求下,直到7.13日才在村里各显眼位置张贴公示,此时,老百姓才看到240亩生产安置用地项目的庐山真面目。看到协议,大家都惊呆了,这哪是开发协议啊?这是对鄱阳村老百姓赤裸裸的掠夺!其中多处条款自相矛盾,漏洞百出,村民没有看到合作方任何一丁点的诚意和一丁点靠谱的收益。且村委会声称的经过几轮谈判,修改了很多条款,但是大家看到的只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条款上做了部分修改,大的整体框架丝毫未改!且公示时间居然是2017年!这不由得大家联想到1月份文利民去上海签的合作意向协议落款时间从笔迹上看也是明显有从2017年改成的2018年的痕迹。对此,村委会解释是搞错了(上海合作意向协议改动,文利明解释说是笔误),这块240亩生产安置用地是鄱阳村全体村民近2000人的最后一块寄语全部希望的土地,如此重大的合作项目,村干部签订协议时居然会产生如此低级的笔误,这样的工作态度和能力,如何打消村民心中强烈的疑虑。

2018.7-8月,村民知晓该项目详细条款后,在微信群,邻里之间互相讨论,村委会召开了党员,村民代表,及各组的户主讨论会。在各种场合各种途径,村民均指出了协议中损害村民利益的条件,表达了对合作方案不合理的看法,希望村委会能调整思路,重新谈判。杨卓,文利明等村干部均不予采纳,一味替美凯龙辩护。在讨论中,村里许多其它问题也慢慢浮现出来,被全体村民知晓。如D区安置房建设造价过高、私自增加造价不公开,私自增加不必要项目,工程偷工减料,村干部私人在其中做项目牟利;村干部违规套取救灾款;村集体财产的正常租金水电等收益无法收回,2013-2014年与兴旺公司合作开发生产安置地过程中存在违规,导致高院判决村集体赔款750余万元,连带利息近900万元,给村集体经济带来巨大损失,鄱阳村本就还有上百号拆迁后流浪了十多年未得到妥善安置的村民,内心十分苦楚,却无处申诉,现在村委会这一系列的问题暴露出来后,面对村民的强烈质疑,杨卓等村干部均不正面回答,逃避责任。村民与村委会的矛盾越来越大,村民公开质疑村委会干部不作为,违法违纪。对此,村干部,街道两级不惜动用公权力,成立鄱阳专案组,据说有雨花区公安分局组员参与,一时间鄱阳村上至八九十岁老人,下至满十八岁成年的青少年,老百姓全都是人心惶惶,村里鸡飞狗跳。

2018.9.7日,村委会通知三字墙组村民集体表决,9.8日正式表决时,村民发现:村委会一不公示表决人名单,表决流程,二不公示政府现场监证人员信息,三竟然屏蔽会场手机信号,四不当场唱票公布结果。对于这种不符合常理的表决方式,村民都非常抵触,当场提出反对意见,杨卓等人一意孤行,拒绝所有合理要求,会场秩序一度陷入混乱。会后,三字墙组村民自发统计表决结果,遭到村干部百般阻挠,晚上有20多名村民接到派出所电话传唤,且自辉创美凯龙项目启动以来,村委会通知村民参加的会议常常都是有一二十个派出所协警在现场,村民对此十分不解和反感,为何村里自己人开会会有这么多的警务人员??

三字墙组表决结果据老百姓自行统计,有80%不同意,未达到村委会预期结果,村委会借口表决时有人闹事,接下来一个多月未启动表决,村委会、街道各级派人挨家挨户上门做老百姓工作,动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有许愿让个别人做工程项目的;有利用公权力干涉村民产业经营的;有喊到村部、街道去谈话的;有用党员年度考核压迫不同意党员的;还有利用亲戚关系说情的等等现象,让有正义感的村民极其反感这样的做派,杨卓的亲舅舅也是签的不同意,被杨卓叫到村部做工作后,改成了同意,但是他舅妈听到消息后,找到杨卓坚决要求改回来。村民李银山在植物园经营一个教育培训基地,10.13日洞井街道组织一百多人,十多辆车到李银山经营的基地,以拆除违章建筑的名义,逼迫李银山全家及其兄弟五人全家改成签字同意辉创美凯龙合作开发方案,否则就拆了他的基地。李银山几十年的心血全在基地上,被逼无奈,只好就范。果然一签字,就没有拆了。村民张妙是党员,经营一家小烘焙店,她对这个极其不平等,严重侵害村民利益的开发协议也是立场坚定,坚决反对的,在这个特殊时间也遭到相关职能部门的多次检查;类似情况在许多村民身上发生,整个九、十月份村里也是人心惶惶。

2018.10.22日,村委会发通知剩余几个组继续表决。10.24日,李家湾组表决,老百姓仍然要求村委会按合法流程公开公正表决,像选举一样当场公开表决结果。但是杨卓等人坚持按他们的办法表决,还污蔑老百姓扰乱会场秩序,影响他人行使表决权利,扬言要对几个带头闹事的人依法查办!事实上老百姓根本没有阻止表决,也并未煽动大家签不同意。依法维护自身权利在他们口里说成了非法闹事,和三字墙组一样,李家湾组村民在表决完后自行统计表决结果,同样遭到村干部的阻扰。

接下来几个组(周家冲组,三角塘组,荷花田组,范公塘组)表决继续按公布时间进行,村民知道村委会不会听取意见,当场公开表决结果,也担心继续要求公开会被他们扣上违法的罪名,所以在表决中非常克制,没有和村干部吵闹,安安静静的按他们的要求表决。大家的想法是等所有组都表决结束,看结果如何,只要村委会将结果公开,不在中间做什么手脚,是什么结果也只能被迫无奈接受。

10.28日晚上,还剩最后一个组(高塘湾组)没有表决。村委会在各组微信群中突然发布一则通知,让所有村民哭笑不得!通知声称:区委区政府陆续接到举报,部分别有用心者采取冲击会场,私下散播谣言,蛊惑群众等手段干扰正常表决,区委区政府,区公安分局已掌握相关违法违规线索。区帮扶组和街道工委通知,现暂停表决,待相关情况调查清楚后,再启动正常表决!这么重要严肃的表决,说停就停了,也没有通知具体什么时候继续表决。老百姓看到这个消息都懵了。大家分析且不得不合理联想,最大的可能性是村干部私下打开了表决箱,统计了前面几个组表决的结果(因为他们完全具备条件和动机),不同意的村民过多,如果表决完要公开结果,这个项目就要流产,这是他们不希望看到的,所以村干部炮制了所谓的举报和调查,强行暂停了表决。

事情到了这一步,种种情况非常明显,辉创美凯龙公司就是一个新注册在居民楼里的疑似皮包公司,完全没有实力,也没有诚意开发鄱阳村的240亩生产安置用地。在利益的驱使下,各级地方政府官员,基层干部粉墨登场,不顾鄱阳村2000多名老百姓的集体利益,官商勾结,导演了一场与民争利的闹剧,妄图通过一系列非常规手段,不惜以身试法,违背大多数村民意愿。强行逼迫老百姓将子子孙孙赖以生存的生产安置土地开发权让给他们。在中央反腐倡廉,依法治国的环境下,他们仍然敢如此大胆,不顾干群关系,一意孤行将老百姓完完全全逼到对立面,导致干群矛盾非常激烈,公然违背党员干部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宗旨,违背中央“要让人民群众有获得感,幸福感”的美好心愿,违背个人良心与道德,视党纪国法如无物。为了避免鄱阳村民被逼无奈,求告无门而发生更严重的集体事件,我们恳请上级领导能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角度出发,关注鄱阳村民的民生大事要事,彻查鄱阳村的种种乱象,将违纪违法,不作为,乱作为的村干部绳之以法,还鄱阳村风清气正的美好明天!

长沙市雨花区洞井街道鄱阳村村民

大旗网(daaqii.com)

 
 
 
 

举报雨花区鄱阳村干部在美凯龙事件中的违法违规情况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