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市高新区征拆办负责人为达目的,征拆过程中唆使征拆迁户主造假

 重大新闻事件,我昨天接到一个妇女求助电话,告知她,在2018年12月25号接着湖南省湘潭市(高新区征拆办刘志聪的原三小组负责人,的电话,叫她去征拆办,等着她去征拆办,一个也是原来三小组征拆办工作人员,唐同志,叫她去103办公室,,里面有一个警察,告知她,我名边锤,是属于高新公安分局副队长,也示出来警官证件给看着一下,边锤首先说你们新华村现在查出来有五十多户列入采用各种各样的假证件,给征拆办,经过排查有27户主假证件违法违纪,是属于套取国家资金,有10多户主人以主动退钱给征拆办,如果你不退现钱,会要坐牢的,我会将你送往派出所立案的,还会将你关到小黑屋里,你自己必须要退237600元整给征拆办,一分钱没有少,她听到这样严重,吓了她回家人也无法入睡,她回家一想到原来征拆办在她家里堂屋最后签字情况,她介绍一下当年全部过程,如下,

自从2016年6月几日开始,进行对户口人员,房屋面积,确认,后,当事人,二桥北棚户区三小组,李梦红,刘志聪,许思珍,唐同志,双马街道刘明强,新华村干部罗翟明,上户记录显示,因为该户人多屋少,当年小儿郭源与潭芝姣结了婚,所以独立核算方式补偿,

郭永红夫妻和大儿子同户补偿,因为大儿子郭聪当年28岁,达到国家法定结婚年龄,本应该是有权利享受法定年龄增加一个人名单合法权益90个平方补偿,在补偿项目中显示双马街道补偿45000元,(不知道为什么征拆办在一户主人五十三万中,要扣二万元钱给双马街道,在月形组一户从中得到20000元整),当時全家人共计130多万元,所以拒绝签字,征拆办告知郭永红你自己家里,再没有项目值钱的了,我也帮不了的,后来征拆办内部协商,对郭永红讲,你自己除非去搞一张假怀孕图片给我们,可能可以用一个人名单补偿。这也难为一个农民老实人了,这又怎么去搞得到的,征拆办他们说你自己去妇产科医生出钱买一张妇女怀孕B超图片,郭永红被征拆办工作人员唆使,去医院买了一张三个月B超图片回家递交征拆办,刘志聪见了交大家验证,称这个不要,你自己必须要五个月B超图片发给我的,郭永红再次又去买了第二张B超图片了,又再次递交刘志聪,他们并没退回第一张给我的,最后才郭永红家,桌子上开始要求郭永红夫妻,在二份空棚户区安置补偿项目协议书上签字,等着签完字后,刘志聪随即没收了这二份空百协议书,并没有给郭永红任何依据,过了几天征拆办通知郭永红去三湘大洒店旁边征拆事务所办公室拿房屋补偿钱,刘志聪并又拿着一份不是属于原来签字协议书,是属于那种采用电子扫苗给我一份复印件给郭永红了,他只在清册中再次签字,钱付款到光大银行,伍拾多万元,全家实际人口5五人独生女一个共计150多万,人平均二十五万元一个人,比其他户人少多了,现在还逼迫郭永红同志退钱二十三万七千六百元,等着买了两个儿子屋后并没有余钱了,在征购房屋补偿价格限制砖混二层楼房主体价格750元一个平方,空补平方也是750元一个平方,征拆办为了达到自己目的,采用强制性办法,骗局,征拆办唆使他人违法违纪去完成征拆办重大涉嫌套取国家资金,并唆使高新公安分局副队长,边锤同志,及还有一个正队长知道,对房屋受害人反而恰恰相反威胁,在人民人中首先感觉人民公安是属于保护人民财产安全权利和义务,也是留在人民心中辉形象,并没有想到如今高新公安分局队长敢于面对人民威胁,在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才放郭永红老婆回家,并没有想到连一个人民公安个别警察,用自己警官证威胁一个农村妇女,如今敢充当黑征拆迁机构保护伞,这种类型警官威胁事件共同希望大家杜绝此类再次发生,共同希望大家杜绝此类征拆办利用造成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伤害人民心中光辉形象再次发生,共同希望大家重锤出击高新区征拆办的黑征拆事实真相再次发生,

代理维权人,花园组维权小组,实名举报,张金华,电话130****7441,


点点新闻(mirinews.com)

湘​潭市高新区征拆办负责人为达目的,征拆过程中唆使征拆迁户主造假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