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高考:以“政审”的名义剥夺学生参考资格?

日前,一则关于重庆市2019年高考报名学生需要政审合格方有资格的消息触动了各方的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这让很多人联想到了过往很多关于政审所受到的伤害和经历。

所谓政审,指的是政治审查。政治审查的范围很广,不但审查个人的思想品德和工作、生活的表现,而且还审查个人的社会关系。也就是说,要查你十八代祖宗。这一点,颇有古代株连九族的意寓。也正是因为如此,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曾经有过特殊年代历史的国度,民众对于政审这一个词高度敏感并不出意外。

虽然特殊年代已经够过去,但政审并没有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消失。最常见的例子,就是莫过于公安院校录取、公务员的招考和军队的征兵,这几项职业都需要对相关人员进行政审。只有政审合格人员,方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当然,这些部门和职业较为特殊,要政审也无可厚非。但是,当政审延伸到普通职业,具体延伸到重庆市2019年高考报名乃至录取,那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不是可以等闲视之的,必须要严肃对待。

高考可以报名与否,需要政审合格与否决定,严重侵犯了公民的权利。首先,这是违宪。宪法明确规定,每个公民都有受到教育的权利。以政审的名义来剥夺学生参加高考的权利,这就是是对公民受教育权利的严重侵犯和践踏。

其次,这关乎到教育是否公平的问题。很明显,一部分人可以报名参加考试,另一部分不可以报名参加考试,这就是教育的大不公平。如果政审进一步细化深化,划分哪些学生可以哪些学生不可以,是城里的孩子可以还是农村的孩子可以,是权贵的子弟可以还是寒门的子弟可以,人为制造阶层对立,这是多么的恐怖!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况且,在如今寒门难出贵子的情况下,高考是寒门目前勉强还能向上爬升的最重要渠道。广大民众本来就对阶层固化充满不满和怨恨,现在如果再给高考加上一道枷锁,并扩散到全国,这会引发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再次,由谁来决定和监督掌握政审权利的那些人?指鹿为马的故事人人都知道。谁是赵高,谁是马,谁是鹿,这是显而易见的。权贵阶层是赵高,底层民众是马也是鹿,任由宰割。当权力足够大、利益足够多的时候,谁又能肯定那些人经得起考验守住底线?当底线被突破,滥用政审之权也就很稀松平常了。

君不见,历史上多少恐怖残忍的白色统治和清洗运动是假以爱国之名?现实中,又有多少冠冕堂皇看起来伟岸光正的庸政乱政乃至苛政是假以为人民之名?当某一日,历史再度重返,人们结个婚生个孩子,上个学就个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一切以政审为标准,一切假以政审的名义,我们拿什么来反抗?人性,从来都不惮以最险恶最阴暗最歹毒的心思来揣测。

回到重庆高考政审事件。有关人员出来辟谣了,说是对参加高考的学生进行政审是记者笔误,其实是对学生的思想政治考核和现实审核。理由冠冕堂皇,但掩盖不了情况的实质。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无论对高考政审怎样的洗白,依旧是挂羊头卖狗肉。

而且,这样的黑锅,记者不背!

 

重庆高考:以“政审”的名义剥夺学生参考资格?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