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市立医院在医患纠纷 以欺骗的方式逃避责任

 宿州市立医院在医患纠纷 以欺骗的方式逃避责任
  内容提要:2016年5月5日,一直在西部某城市工地工作的矿建公司职工郑礼胜回家探亲期间去安徽省宿州市市立医院做无痛肠镜检查,其在检查过程中因为医院后来声称的“心源性猝死”抢救无效死亡。事情发生后约2小时,医生在大量社会青年的护送下离开现场,家属走进检查室内发现患者已经没有心跳呼吸。家属一直等待办理死亡证明,事情发生后整个检查中心没有再出现过任何医护人员,医务科也只有一个“对办事流程毫不知情”的“科长”,且此科长也不同意办理死亡证明,所以家属在等待手续的全过程没有与院方发生任何冲突。2016年5月6日,家属邀请多家媒体记者及通讯员在现场等候院方前来协商赔偿适宜,10小时等待未果后,记者及通讯员离开。2016年5月8日上午8点,宿州市埇桥区公安分局某副局长带多辆警车、运尸车、特警防暴车,警察十余名,武警数十人,对医院强制清场。但因为民政部门拉走尸体必须有医院的死亡证明,医院无法调查患者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所以医学死亡证明迟迟无法开出,最后不得不由值班工作人员“随便写写”。2016年5月8日,在数十名武警和警察的监督下,尸体被送往殡仪馆,此次纠纷不了了之。
  (滴滴咚newsifengcn.com)图为当事人儿子在特警的监督下等待父亲灵柩上车
  且不分析此次事件属于医疗事故还是医疗过失,也不说家属安安静静地坐在医生办公室里等待失联的医生或者院方领导前来办理死亡证明和出院手续是否算作医闹。单纯从院长及各级管理人员是否渎职的角度分析,该院存在以下明显问题:
  1、检查前不签署《知情通知书》
  虽然患者身体完全正常且麻醉目的仅仅是做一个无痛肠镜检查,但因为丙泊酚药物猝死几率很大,所以一般的民营医院如果采用该药物,肯定会让患者签署《知情通知书》。宿州市立医院在没有让患者签署《知情通知书》的情况下给患者实施如此高风险的检查,本身在管理上就存在很大程度的玩忽职守。
  2、麻醉期间没有生命体征监护系统
  麻醉过敏的前2~3分钟患者心肺功能不会出现明显变化,但如果有生命体征监护系统,可以至少早发现1分钟过敏症状。院方提供给患者家属的是一个手写的生命体征记录表单,表单显示注入药物后约7分钟,患者血压下降为0。单据上没有说明使用的是何种麻药,但患者家属清晰记得使用的诱导药物为丙泊酚。患者家属一直要求院方提供麻醉期间的生命体征电子监护数据,但院方无法提供。
  3、没有猝死抢救预案
  丙泊酚的说明书上明确写明,该药物会造成短暂性呼吸暂停、血压下降、脑缺血等副作用,有猝死风险。据记者在其他医院麻醉科的走访,其他民营医院在处理该药物的时候,会将2~3种脱敏和终止麻醉的药物开瓶后吸入注射器在一边备用,当生命体征监护仪数据出现细微偏差的时候,立即终止麻醉进行抢救。但宿州市立医院在患者血压完全丧失呼吸只能依靠机械通气后,才去药房准备肾上腺素等抢救药物。而丙泊酚过敏的抢救窗口只有8分钟。医生跑步下6楼,开票,拿药,跑步上6楼回到检查室内给患者实施抢救,8分钟内这个过程基本不可能完成。而且患者死亡后,医院中没有任何人能知情具体的抢救过程,推测其实质的抢救过程处于“走形式”和“随机应变”的状态。
  4、院方对该事件没有任何追查
  直到2016年5月8日,医院领导对该事件的发生先后顺序毫不知情,由此推断医院并未对该事件进行任何形式的追查。医院目前对患者注射的药品名称和剂量无法给出明确数据,对抢救过程中采用过何种抢救方法也没有任何总结。由此可得,医院在后续的麻醉处理过程,不会比该死者经历的麻醉过程有任何形式的改进。日后患者在麻醉过程中如果再次出现药品过敏,其“意外事件”造成的“心源性猝死”死亡概率仍然接近100%。
  5、“心源性猝死”让人匪夷所思
  医院在对患者去世过程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且对死者生前用药处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甚至连死者死亡时间都无法精确到1小时之内的情况下,就直接断定死者死因为“心源性猝死”,且为“随机事件”,医院不承担任何责任。此种论调确实极具宿州市立医院特色,也足以断定宿州市立医院在医患纠纷中所做的唯一工作,就是以欺骗的方式逃避责任。
  6、院领导基本没有上班的时候
  5月8日,在公安局副局长的要求下,医院陈姓正职院长来到现场约15分钟,后因为“家里有事”离开了现场。在记者的追访过程中,发现5月5日到5月8日四天内该医院的副院长以上院领导一律不在医院内上班,即便医院出现死亡事故和医疗纠纷的情况下,全院没有任何一个副院长以上领导坐班。一个所有领导都“家里有事”的医院,其出现上述管理混乱也就有情可原了。
  综上,媒体建议:
  1、如需从事肠镜检查等高风险检查,或其他需要麻醉的检查和治疗,不建议患者继续选择宿州市立医院。以防类似事故再次发生。
  2、通过咨询多名律师,媒体建议当事人报警,追究该医院所有“家里有事”的副院长以上领导玩忽职守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
  3、建议国家彻查所有事业编医疗机构管理班子在职不在岗导致医院管理混乱的情况,在处理“莆田系骗子医院”的同时,治理“宿州市立医院型杀人医院”。在医疗机构中加大推进党风廉政建设,确保该医院陈姓院长为代表的“苍蝇”不再叮咬和污染有限的医疗资源,稍微保障一下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医生对患者的责任心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良知,虽然传统文化中医生不属于三教九流之一,但当前社会给医生太多的寄托。希望事业编医院的领导们能在百忙之中每个月抽出一两天去上一下班,希望医生在关系到患者生命的高风险操作中能扪心自问一点良知。一个顶天立地的煤矿工人,刚刚当了9个月爷爷的普通老人,他的尸体在“医院-政府-警察”的联合强权下,在特警的枪口下,已经失去了最后一点尊严。
 喀嚓鱼(kacyu.com)

宿州市立医院在医患纠纷 以欺骗的方式逃避责任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