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女儿徐丽小腿骨折被冤死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

 17岁女儿徐丽小腿骨折被冤死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
  (滴滴咚newsifengcn.com)尊敬的中纪委领导:央视新闻媒体:您们好!在百忙之中打扰你们了! 现将我女儿徐丽被冤死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的情况向贵部门如实反应。因家中困难,女儿2014年为了想完成她的大学梦想,不迟千里条条到陌生的上海务工找她的大学费用,不幸的是在2014年3月9日在静安区富明路过马路时,被他人电动车撞倒至右小腿骨折,后来经过交警出现场处理后,女儿公司老板把我女儿送到有权威的骨科三甲级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治疗,当公司老板打电动给我说徐丽出车祸至小腿骨折,我3月10号晚上赶到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女儿用激动的心情对我说,爸爸女儿对不起你,给你添麻烦了,听着女儿的这翻话,我当父亲都感到有些惭愧,女儿对我说,她这点小伤无大碍,等在医院做完手术回家后,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一门本科大学出来报效祖国和父母,我对女儿说,爸妈相信你,你将是祖国的栋梁,也是家中未来的顶梁柱。就在女儿住院的两天时间里,医院检查的各行指标完好,可没想到,命运不如人愿,就在3月11日上午9点多钟,骨科手术医生们把我女儿推到手术室开始“七氟醚”之内的吸入全麻,10点20分开始手术,时间一小时不到,医生们通知我女儿病危,并说是我女儿的基因问题产生的“恶性高热”,这一突入其来的通知,家人不知如和应付,直到3月15号早上女儿去世,医生们都没找到相关的解救药“丹曲硌淋”来抢救。女儿死后,我们家属找相关院领导谈话处理,院领导回复只愿给10万元钱的安扶费,我们家属不同意,生命无价,起能用10元能解决的事,后来又到上海徐汇法院调解20万元,我们还是没同意,就按农村户口也得赔偿五、六拾万,可医院方死不愿赔偿,院方说赔偿可以,先去做医学鉴定,没想到这是一个骗局,医学鉴定是各大医院的医生专家,他们的鉴定都是偏向医院方,最后医学鉴定报告下来跟医院方无医患责任,我们就这样被蒙冤输在医学鉴定上面。我们在病历多方面的证据上找到医院不足之处,1,“七氟醚”吸入全麻在某些人群会产生“恶性高热”,使用“七氟醚”麻醉要有预防“恶性高热”的解救药“丹曲硌淋”作准备,甚至还要访视家人病吏,方可使用“七氟醚”,要说是我女儿基因问题,哪么请问我家中小女儿手腕骨折,在县城医院做的全麻手术,医生们没使用“七氟醚”之内的吸入全麻手术,后来手术成功完好,怎么就没有基因问题,如当初六院不使用”七氟醚”吸入全麻手术,我女儿徐丽也就不会产生“恶性高热”治死,这一条是六院不可推卸的责任,家人也可配合基因检测。2,病历上缺少一份植入产品登记表,在我女儿尸检中取下的器械没有标签、条形码、说明书,我们要求医院在庭审中提供这些病历资料,可六院不但提供不了,还强词夺理说他们使用的是正规产品,另外在植入器械当中使用的十七个产品器械,可在我女儿尸检中只取出3个产品,14个产品不知去向,这一条也是六院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就在一审法院陈强法官的审判下,法官们不去调查追求六院的责任,就听评六院律师的一面之辞,就判我们举证不足,败诉。我们家人不复一审判决,向二审中院提取申诉,在李虎法官的审理下,李虎法官要求双方调解,可六院死要按一审判决处理,不愿调解,这位李虎法官也不去调查追究,偏向六院一面之辞,按一审判决维持原判。二位法官不作为,不调查,让我女儿一生花季雨季的年轻生命冤死在这家六院。法院本是主持公道正义的地方,没想到女儿就因一点骨折小伤被冤死,还得不到法律的公证判决。可爱的女儿实在是死得太冤。敬望中纪委领导:央视新闻媒体帮助我们受害家人调查处理为谢!并严惩这两位不作为的法官。
 喀嚓鱼(kacyu.com)

17岁女儿徐丽小腿骨折被冤死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