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协和医院手术陷阱 手术做了一半 医生说要加钱(转载)

 绵阳协和医院手术陷阱 手术做了一半 医生说要加钱(转载)
  3000元小手术
  (滴滴咚newsifengcn.com)绵阳市民蒋先生,在手术过程中,被医生三次要求增加手术项目。
  花了11950元
  一个只需要花2950元的小手术,在被推进手术室后,被医生三次要求增加手术项目,费用一路飙升到了11950元。
  说起2月24日的经历,28岁的绵阳市民蒋先生心有余悸,“当时我躺在手术台上,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最后,他被迫在手术同意单上签字。等在手术室外的妻子李女士说,术前宣传单说只需要20分钟的手术,足足用了1个半小时,结果等来了一份追加9000元的费用单。
  李女士说,在手术过程中增加这么多治疗项目,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无法理解 手术中被要求增加项目
  28日,在看到本报《手术中追加两项目 1300 元手术变6000》的报道后,绵阳市民蒋先生给本报热线028-96111打来电话说,自己也有类似遭遇,一个原计划3000元的手术,最终花了11950元。
  蒋先生说,为了治疗自己的“难言之隐”,今年2月中旬,他通过网络咨询了绵阳协和医院能做手术,而且费用仅需 3000元左右。
  2月24日上午,蒋先生在协和医院做了各项术前检查,主治医生告诉他还发现些小问题,不过不用担心,在手术过程中顺便就做了。最后,蒋先生选择了2650元的治疗标准,加上检查费用等,费用总共是2950元。
  当天下午2时许,蒋先生被推进了手术室。而就在手术医生做手术时,突然告诉蒋先生还需要做个隐私部位的整形手术,并让他在手术单上签字。“我当时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医生就停下来看着我。”蒋先生说,自己进行了局部麻醉,看着他们停下来,心里瘆得慌。
  蒋先生只得在手术确认单上签字,“上面标注费用为1600元。”
  而就在做完整形手术后,手术医生说还需要做一个矫正手术。据蒋先生介绍,这个手术分四组,每组 1500 元,共需要6000元费用,他也被迫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无奈之下 多花了9000元手术费用
  在做完这几项手术后,手术医生又告诉蒋先生,前列腺同样需要手术。“我原计划进行中药调理,而手术医生说必须要进行手术。”蒋先生说,医生告诉他要连做3次每小时2800元的科特前列腺治疗手术,无奈之下,蒋先生最后选取了半小时治疗。
  蒋先生的妻子李女士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术前宣传单上说,手术只需要20分钟左右的时间,但丈夫进了手术室后,却用了一个半小时。“我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追加9000元的费用单。”李女士说,一个小手术,在手术过程中不断增加治疗项目,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半个小时的科特前列腺治疗手术,根本没有一点效果。”蒋先生说,手术后第二天,他将尿液进行送检,发现结果和以前根本没有任何变化。而主治医生还让他继续进行治疗,并强调不继续治疗,后期有何影响概不负责。
  出了医院后,蒋先生拿着检查报告找到一名老中医,老中医看了报告把了脉,最后给他开了中药让其进行调理,“老中医说只需开 500元左右的中药,就能治好。”
  回忆当时做手术的一幕,蒋先生说,“不在增加项目的手术确认单上签字,真害怕他们就不理我了……躺在手术台上,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回应
  院方:不能确定乱收费,将展开调查
  手术前明确了治疗标准,在手术过程中又增加新的治疗项目,医院是否存在乱收费?协和医院负责宣传的李子林告诉记者,由于星期天医院领导没有上班,需要上班后展开调查,现目前还不能确定乱收费。
  李子林说,通过初步了解,蒋先生在做手术检查过程中,发现了还有前列腺炎等其他问题。蒋先生在增加项目手术的确认书上签了字,说明已得到他的认可。“如果他不签字,手术医生也不会做后面的手术。”
  据李子林介绍,他们将会对蒋先生的手术咨询进行一一核实,如果涉及到乱收费,将会对主治医生进行处罚,并退还多收的费用。
  说法
  律师:医院涉嫌“过度治疗”
  针对蒋先生遭遇的“手术中被喊加项目加钱”的情况,四川蜀仁律师事务所姜波律师认为,上述医院涉嫌“过度治疗”。所谓过度治疗,指的是医疗机构为了高收费,而对患者采取不必要的诊疗行为或措施。对于“过度医疗”是否成立,需由人民法院依据医学鉴定机构的意见进行最终确认,而不是依据患者是否在手术确认书上签字作为判断依据。
  声音
  公立医院:非急诊手术,不会追加项目
  一名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向华西都市报记者透露,所有手术都可以分为两种,择期手术和急诊手术。以上案例中,患者接受的均为择期手术,其中加做的项目也并非是突发情况。择期手术,一般不受时间限制,在手术前可对病人进行全面检查,选择最佳的麻醉和手术方案,因此,医院可以事先进行预判。而且,在手术中可能涉及的项目,医院都应事先向患者说明。
  他说,简单的择期手术基本都是一个项目,“在我的从业经历中,没遇到过在非急诊手术中加做项目的情况”。即使,在手术中发现异常情况,也多是考虑改变手术方法,患者需要更换术室,“并非所谓的加做项目”。手术是按核准价目收取,一般而言,即便是个人体质导致手术难度加大,医院也不会加价。医疗系统,是有一个明确的价目,“基本上,同一个手术,花1个小时做完,还是花1.5个小时,并不会影响费用收取”。
  投诉1 成都 杨先生 
  26岁手术还在进行中,医生突然告知患者需要增加项目,自华西都市报于2月28日刊发报道《说好的1300元手术费变6000》后,短短1天内,本报96111热线接到十余起投诉电话,不少市民称在就医过程中,曾遇到“手术中被喊加钱”的类似情况。
  手术做到一半 被要求加7千元项目
  “看了华西都市报2月28日的报道,我才突然意识到,之前是被蒙了。就在两周前,我也经历一次手术中加价,方式与报道十分相近,不过,同样的手术,我交了近2万元,更不甘心。”29日,26岁的杨先生说。
  2月11日,大年初四,趁着休息,杨先生寻思着把自己体味问题解决了。网上查阅后,他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成都市金牛区会展中心附近,走进一家宣称是科研机构的医院。起初,他在网上查到手术费五六千元,在医院,也得到了相同价格的承诺。
  院方拿出一则合同,条款上写着,一次性除掉异味,保证不再复发,否则给予退款。交了费,手术开始。手术进行了一半的时候,杨先生在半麻醉的状态下,听到医生将父母唤进手术室,称伤口比平常人的更大,得加做固定搭桥手术,需要额外交7000元。“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到儿子已经躺在手术台了,半个犹豫都没有,就去把钱交了。”
  手术完,他又在医生的劝说下,花了3000元做了一个“让伤口更好地愈合的仪器诊疗”。输了液,拆完线,杨先生前前后后交了1.7万元。
  投诉2 成都 黄丽(化名)22岁
  只需开28元的药我手术花了5000元
  去年夏天,22岁的黄丽到成都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做妇科检查。正在排着队,同样排队的一位陌生女子给她搭话,“排队人太多,不如到成都成西医院,那人少。走,一块去吧。”
  天气闷热,眼见前方排着长长的队伍,黄丽犹豫了2分钟后,便跟着陌生女子出了门。
  在陌生女子的带领下,黄丽乘坐公交过了11个站,赶到位于成温立交附近的成都成西医院。到医院交900元做了检查,医生诊断说,黄丽私处有隐疾,需要马上做手术,不治疗,恐怕会演变成宫颈癌。黄丽顿时“吓呆了”,“我交男朋友不过几个月,怎么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医生回答,这主要与个人抵抗能力有关。
  黄丽一时难以接受,准备打电话给母亲,后来想着自己还在读大学,不知道怎么解释,便拨通了男朋友电话。一边责怪男友,一边走向收银台,“术前术后消毒费,1600元,RRT消融术,2700元,共计4300元。”黄丽慌忙地刷了卡。
  几分钟后,黄丽的手术便做完了。这时,男友赶到,说这事“有些蹊跷”。医生接着说,需要开 1000元的药费,3天后开始服用,黄丽没有买,“已经花了5000多元了,我先回去查查”。
  第二天,她再次来到成都妇女儿童中心医院,耐着性子排完了队,交了10元的检查费,医生说没大碍,接着,开了28元的甲硝唑,便让黄丽回家了。黄丽气不过,便向派出所报了警,在警方的协调下,院方退还了1000多元费用。
  昨日,成都成西医院院长回应此事,院方今后将加强管理,让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
  编后
  手术台上加项目、加价,一天之内,十几名读者打进本报热线,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诸多案例之间有着一些共同点,一是所实施手术的多是民营医院或者小诊所;二是广告宣称的费用都很低,但往往到了手术的过程中,实施手术的医生就会恫吓式地加项目,变相逼患者就范,结果项目一加便会“价格蹿升”。
  我们可以看到,手术台上的加价行为,具有合理与不合理的模糊性,因而让监管部门很难判断。正是基于此,很多不法的医疗机构才会无所顾忌,并不断挑战消费者承受的底线。顶多是经过媒体报道或者消费投诉后,把多收的费用给返还,几乎不会有受到行政处罚的风险。
  透过一系列的案例说明,对医疗机构的行业监管,还存在诸多不足,“手术台上加价”的行为已然超越了专业范畴,而成为伤害医患关系,损失行业形象的毒瘤,应痛下决心早日切除。
  /患/者/说/
  “躺上手术台的我,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当时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医生就停下来看着我,让我签字增加手术项目。”
  “不在增加项目的手术确认单上签字,真害怕他们就不理我了……”
  “躺在手术台上,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半个小时的增加手术项目,根本没有一点效果。” 来源于:华西都市报


 喀嚓鱼(kacyu.com)

绵阳协和医院手术陷阱 手术做了一半 医生说要加钱(转载)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