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男科医院坑骗患者没病诊断为有病,夸大病情骗取患者钱财

  长治男科医院坑骗患者没病诊断为有病,夸大病情骗取患者钱财

  (ylzxcn.com讯)救死扶伤,本是医生的天职。疾病乱医,又是百姓的通病。利益的驱使,使医院这片圣洁之地,滋生出许多医德败坏的行业蛀虫,社会影响极坏。
  2013年10月23 日 ,本网站接到群众反映:“长治男科医院,没病诊断为有病,小病诊断为大病,捏造事实、夸大病情,骗取患者钱财。”为此,记者展开了系统的调查了解。
  患者前往医院就诊 专科医院诊疗遭疑
  (一)
  2013年7月21日,孙先生和爱人因婚后不孕,前往长治男科医院就诊。在导医护士陪伴下,孙先生被带进了该院“副主任医师”江海鹏的办公室。孙先生 讲明来意后,江医生建议他先做系列全面检查,孙先生却只想做 “精液常规检查”,无奈江医生只好让孙先生先做了这项费用为60元的“精液常规”检查项目。半小时后,江医生拿着检验单说:“孙先生你的情况很严重,精子 活动率35.55%,是正常人的一半;精子密度10.85,也是正常人的一半;精子活动力D 级,极慢或不动……”此时的孙先生彻底懵了。在江医生的按排下,孙先生又做了前列腺液常规检查、彩色多普勒超声常规检查、血尿常规检查等多项检查,,一共开 销525元。这时江医生告诉孙先生:“其它项没什么大问题,主要就是第一份检查单上,你的多项指标显示不及正常值的50%,甚至更低。你这情况很严重,得 加紧治疗,如果拖的时间长了,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有可能导致终生不孕”。孙先生问江医生多少钱能治好病呢?江医生说:“这可不好说,有的人花了几千块钱 就治好了,有的人花了几万元都治不好”。因经济拮据孙先生怀着极其低落的心情离开了医院。
  回家后,孙先生整日愁眉苦脸,家里人就劝说让他去三甲医院看看,于是7月28日孙先生去了长治和济医院,在医生的安排下,做了一项费用为10 元的 “精液常规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同样的症状,不同的医院,大相径庭的两个结果,价格悬殊的检查费用。孙先生一下意识到自己在长治男科医院受骗了, “简直就是无中生有、唯利是图,拿患者的生命当儿戏。”
  (二)
  市民李先生也是在长治男科医院就诊者之一。“去年有段时间,我小便时有隐隐的阵疼感,因要面子,去大医院怕碰上熟人,于是就去了长治男科医院。做了一 大堆的检查花了1000多元,医生说可能是性病传染,让我抓紧时间治疗,不然后果不甚设想。我一听吓坏了,急忙让医生给我治疗。没想到输液、吃药、仪器治 疗折腾了10多天,花了近1万元,治的我全身浮肿。没办法,我只得去和平医院就医。和平医院的医生说我是因为长期饮酒,体内火大,开了百十块钱的药,就彻 底治愈了。然而在男科医院花了一大堆钱,病没治好不说,还治的我全身浮肿。后来我一个当医生的朋友告诉我,长治男科医院就是一群江湖土郎中,捏造和夸大病 情,巧取豪夺,谋取不当利益。和我同样上当受骗的患者,不在少数。”李先生愤怒地说道。
  助理医师非法坐诊 相关部门监管缺位
  了解完部分患者的情况,10 月25者前往该院暗访。一进门导医就上前询问:“以前来过吗,有没有人介绍,找哪位医生呀?”一系列不同于常规医院的服务方式。记者在医院大厅墙上悬 挂的医生监督栏上寻找到了“副主任医师”江海鹏医生的照片和简介。随后,江海鹏医生和他的助理在医导的指引下,迎到医院大厅把记者带到了诊室。记者拿出孙 先生的化验单向江医生咨询病情,江医生看完后说:“ 你这种情况很严重,应当加紧治疗,如果拖的时间长了,极有可能导致终生不孕……”。听完江医生的介绍,记者明白了孙先生和李先生的遭遇。
  10月30日,记者带着孙先生在男科医院看病的化验单来到长治市卫生局医证科反映情况,同时对江海鹏医生的行医资格进行了解核实。医证科的王科长得知 记者来意后说:“你们回去写一份投诉情况说明,来了找候副局长批示,随后我去落实,如果要查看江海鹏的医师资格,你们得拿他本人身份证才能进行调阅。”第 二天记者带着写好的投诉书见到了该院的侯副局长。看完投诉情况后,候副局长反复强调:“我们单位有规定,新闻记者采访得去市新闻中心开取介绍信,我们才接 待”。记者问道:“我们以普通老百姓的身份进行反映可以吗?”一旁的医证科王科长:“那你们要有患者的委托书”。记者又问道:“如果,我们以亲属的身份来 举报呢?”王科长说:“那你们得回去拿户口本,来证明你们的亲属关系。”投拆不成,记者只好来到长治新闻中心开取介绍信,长治市新闻中心胡主任说:“你们 记者有自主采访权,不需要开取介绍信。”
  10月18 日 ,《长治日报》刊登了一篇“长治市整顿医疗秩序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的稿件,报道中称:“长治市卫生局从10月15日起,在全市范围内用一年时间开展声 势浩大的整顿医疗秩序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黑诊所’、‘ 黑医生’、‘医托’等违法犯罪行为,此次行动对非法行医实行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欢迎市民群众积极举报案件线索。”而实际情况却是记者登门举报,该 局并不是积极接受举报,而是以各种理由和借口,使记者在举报过程中举步维艰。由此可以想象,群众举报更是何等艰难。“整顿医疗秩序,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 动”着实让记者大跌眼镜。
  上门投诉不成,记者拨通了市卫生局 监督科 电话。工作人员告知记者:“长治男科医院属城区卫生局管辖,具体你们去城区卫生局反映。”
  11月 7日,在城区卫生局投诉后一星期,记者从该局了解到,江海鹏医生只持有《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不具备独立行医资格,他所学的专业是:中医针灸推拿学。行 医注册地为:惠州市惠城区陈江医院,而非长治男科医院。同时记者也看到了该局针对长治男科医院非法行医做出的处罚意见书:1、针对举报让该院2日内做出书 面情况说明;2、提供“江海鹏医师证书”以备查验;3、不得存在由利益驱使虚假病情,欺诈消费等违反职业道德和有损民德民风等现象发生,一经查实将依法严 肃处理。
  如此处理结果与报纸上刊登的“此次行动对非法行医实行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大相劲庭。该局一位工作人员告知记者: “我们只能是这样的处理情况,男科医院虽然在我们的管辖范围,但他们的《执业许可证》是市卫生局发放的,谁发证谁管理,我们城区卫生局对此也颇感无奈。”
  11月25日,记者再次来到长治市卫生局,在常局长的按排下,记者见到了监督科吴科长,他表示将积极成立调查组。等查阅城区卫生局的案卷资料后,及时到长治男科医院进行调查了解。
  等待半个月无果后,记者于12月12 日 再次来到长治市卫生局监督科。吴科长说:“昨天我们市局和城区卫生局一起成立了调查组,共8 人一起到长治男科医院进行了调查,没有证据能证明江海鹏个人进行过独立坐诊,江海鹏已于11月中旬辞职。”随后,吴科长要求见孙先生,让记者给孙先生做思 想工作,希望孙先生能到卫生局反映当时在男科医院看病的经过,并能指证江海鹏医生就是为其坐诊的医生。
  当日中午1 点多钟,记者再次来到男科医院暗访,导医护士告知记者:“今天中午我们江主任不值班,我先带你见见他的助理。”在医院大厅,记者见到了江医生助理,随后跟 其进了3号诊室。他告诉记者,江海鹏医生上午在医院坐诊,中午有事出去了,下午有可能来,有可能不来,有什么情况明天上午再来。这位江海鹏医生明明还在医 院坐诊,然而,长治市卫生局和长治市城区卫生局在历经一个多月的严谨缜密调查中得出的结果却是:“江海鹏医生已经辞职。”
  男科医院名称繁多 自主定价肆意妄为
  期间,记者在长治城区物价局了解到:“长治男科医院是民营医院,执行两套收费标准,按长治市城区物价局要求,同时应在该局做两套收费标准备案。然而该 医院并未对自定义价格进行备案。”当记者提出现在仍悬挂于长治男科医院门头的2006 年长治市城区物价局颁发的“价格诚信单位”的牌匾,如今该院是否还适用时,该负责人告知记者:“2006年给男科医院颁发‘价格诚信单位’牌匾时,当时的 长治男科医院的确符合颁发条件。至于现在该院还是否适用该牌匾,因颁发牌匾时的老局长已退休,没人再提过,是否适用,不太好说。”
  另外,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长治男科医院还存在一院多名,在卫生局、物价局分别登记的是:“长治泌尿专科医院”和“长治绅士医院”,而医院门口挂的名称又是“长治男科医院”,这一院多名的背后,隐藏着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 究其原因,记者不得而知。
  采访期间,一位业内人士告知记者:“这种医院的经营特色就是: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抓住患者心态,施以心理压力,来个瓮中捉鳖。利用名目繁多的检查和医治手段,最大程度的榨取患者的救命钱。有些理疗仪器甚至被有关专家戏称为玩具。”
  长治男科医院利用国家为民营医院发展制定的各种优惠政策和条件,规避各行政主管部门的监管, 并聘用 “执业助理医师”,擅自冒充“副主任医师”非法坐诊行医的行为,长期得不到有效监管。与此同时,某些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口号喊得叫天响。当接到投诉后,不是 积极进行违规查处,而是频频强调投诉方式途径的不恰当,导致投诉之路艰难漫长。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长治男科医院坑骗患者没病诊断为有病,夸大病情骗取患者钱财

长治男科医院坑骗患者没病诊断为有病,夸大病情骗取患者钱财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