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区灾民无土地、无安置如何生存

  尊敬的各级有关部门领导、社会各界人士:
  我们是湖南省洪江市安江镇下坪村近3000余难民中的代表。受湖南省沅水铜湾安江水电站之涝害,从2009年始成了一无土地、二无安置、三无职业、事业、产业的游民无产者,为谋求生存,大部分人关门闭户拖儿带女,扶老携幼背井离乡流浪在外,年轻力壮者给人打长工、做短工、零工。老幼妇者走街串巷逢人求爷告奶乞讨度日,遇上疾病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有顺其自然、自生自灭。
  一、“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官商勾结、上下串联、狼狈为奸。在落实库区水泛失地村民的就地或异地生存安置,临时过渡性补偿未按实际情况及相关政策、文件规定标准到位。村、乡领导少数人趁水打劫发难民财,利用职权与工作之便截留人头安置费,丧心病狂地侵吞临时过渡性补偿费、低保费、坟地迁葬费、农作物青苗补偿费、果品损失补偿费、果木经济林苗、垦荒栽植误工补偿费。丧尽天良的置库区水泛失地安江电站六个组800余人的生存,温饱于不顾,无视村民们的生存重大问题,对待难民们呼吁多年数次不回应,对待上级有关部门的指示、督促检查采取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的手法应对。
  二、强占滥用村民生存地,村霸乡匪贪、挪村民救命钱,在铜湾安江水电站前期工程建设用地,库区水泛淹地涉及近3000村民生存重大问题上,村支书胡庭金、村长董明聪、会计胡祖刚、乡党委书记邓红辉、乡长唐积和等人想的是如何中饱私囊,根本不顾及广大失地村民生存与出路,不到实地测计失地实际面积、类别。用地初期仅靠一纸公告,粗略估算、采取法西斯独裁高压手段,对其野蛮行为不服或表示异议的组长与村民,向上谎报村民有异心异动,骗来众多武警、公安进行残酷血腥镇压,陆续打伤、关押村民多人。严重地侵犯了公民的民主权、知情权、无情地剥夺了公民的生存权。
  在电站工程建设中期与后期,适逢村级领导换届选举,为了保全既得利益免遭清算吐出,贪污挪用村民安置补偿费不败露,不惜重金拉选票,雇用黑社会人员威胁胆小怕事村民村民投票,买票等违反选举法规定,取得连任后继续称霸一方,祸害一地。最明显突出的是从铜湾安江电站始逮至该工直至现在十一年,村级财务一直未向全村广大村民公开过一星半点。黑暗独裁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三、村霸乡匪互相勾结,贪、挪失地无业村民的安置费及各种补偿费:
  1、美其名日扶持费人均年600元,月均50元,日均1.67元,时间20年,不分老幼,到底是生活扶持吗?还是就业扶持?未作任何解释说明,难民们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2、坟地迁葬补偿费,不管是新坟还是老墓,一律每棺坟是500元,明显违背公序民俗,到底是按中央、省、市标准补偿的吗?还是洪江市的地方补偿标准?再或是村霸乡匪们自定的标准?难民们没有看到任何文件规定标准。
  3、反观村霸们的生活及日常行为,利用公款买房、旅游,为自己兴办企业,下面有铁的事实证据充分说明:
  (1)扶贫、低保专项资金部分被其优亲厚友,部分被其贪污挪用;
  (2)土地侵权案我村两证(土地证、林权证)至今没有发放;
  (3)2013年3月2日胡带领全村20个组长村干部及其家属利用电站征地补偿款旅游;
  (4)以合伙名义私化农田、旱田、林地700余亩,修建豪华宾馆(层)一栋,小别墅房若干栋,高尔夫球场一处,长200m,宽5m,高5m钢砼T式平台桥梁一座,旅游区内车行道3公里,人行道2公里全部砼化,附属高标准服务配套设施,以及提供给赌嫖者专用化娱乐场所多处等。据业内人士估计,如全部建成运营,需投入资金近伍仟万左右。广大失地村民感到奇怪,为何三个原本是普通的村干部,一无事业、二无产业,却一夜暴富?为何在铜湾安江电站修建前,不搞旅游开发?不值得人们深思与疑惑吗?
  (5)村级财务一片混乱;
  (6)洪江区法院冻结50多万征地补偿款被胡非法取走;
  (7)互联网+监督平台、微信公众号扫一扫,精准扶贫到我下坪村多报人数一半, 2018年精准扶贫17名,重报名17名,2018年精准脱贫99名,重报名单95名;虚报冒领扶贫专款上百万元。
  (8)铜湾电站下坪村20个村民小组的土地补偿,根据拨付单证据一本,获知洪江市移民局拨付到下坪村20个组,土地补偿水田、旱地、园地950多万元,财务名册支付7444846元,两者差额200多万元被贪污挪用。为此向社会各界正直人士、新闻媒体披露,恳求给特殊弱小群体仗义执言,予以关爱关注。
  以上事实经多年向各级举报,均未受到重视,违纪违法者至今未受到查处。
  上述俱实,如有虚假,愿负全责。

  湖南省怀化洪江市安江镇下坪村11组
  向长发、向松柏、向成龙
  2019年元月11日国内消费网(315xfcn.com)

库区灾民无土地、无安置如何生存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