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猫:被后浪推到沙滩上,是什么体验?

   

  来源:猫盟CFCA 作者:宋大昭

  

  杨树叶子青了又黄掉了又青,大锤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然后又走了。是时候说说我们的队伍了。

  一 . 英雄时代

  故事的缘起不是猫盟,而是三北猫科。是的,这也是我的名字三北大猫的由来。

  十年前我作为一个志愿者加入王卜平老大的三北猫科动物研究所,第一次进山找豹子,从此走上一条没有想过的路,人生打开了一扇奇异的窗。

  

  帅气的我

  老王是我师傅,我对豹子这种动物开窍,他就是钥匙。老王是个神奇的人物,他能凭一己之力上山把从无人研究的华北豹搞明白,达到想怎么拍就怎么拍的境界。

  同时他又是个理想主义者:他梦想着能把太行山、太岳山这些山脉都连起来,成为一个跨省的大华北豹栖息地(像不像今天说的国家公园的概念?)

  但他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在国内很早就开始使用红外触发相机,在山里一住就是半年,没点实干精神可做不到。

  

  由前至后,我、李二、老王。

  永蛋大家都熟悉了,但早先看我博客的人一定都还知道林环。老王是警察的时候林环就是他的小兄弟,等他上山了林环还跟着。

  永蛋则是因为家里牛被豹子咬死了,老王找上他,他觉得有意思就跟着干了。那时候李二也在,当年还年轻,现在还在我们队伍里。

  

  永蛋和我

  老王找动物很厉害,但三北猫科时代的保护工作可谓还是测试版,基本上就是老王一个人的梦想主义,什么保护策略、筹款模式、机构建设……所有这些并没有成体系,也没有长期计划。

  所以老王在山上布了好多红外相机后,就发现没钱了。但弟兄们总得吃饭啊,那么这事儿究竟该怎么干下去呢?

  无论如何,老王是个对新鲜事和问题感兴趣的人。对他来说光拍豹子太小儿科了,他对山西很多神秘动物传说很感兴趣。

  尤其是“黑狸豹”,据说这玩意儿比豹子还厉害,浑身黑色,斑纹为条纹状——老王认为这就是黑虎,他一直想找到这玩意儿。

  黑狸豹的故事以后有空再讲,反正我一直跟他说,别瞎猜了,华北这个区系基本养不活俩生态位完全一样的大猫,咱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豹子身上,搞明白,保护好。

  但老王心里就是放不下,因为传说实在太多了。直到他死,估计都没忘记要找黑狸豹。

  二 . 猫盟1.0

  猫盟就是中国猫科动物保护联盟的简称,看上去这个名字很是高大上,但其实成立的时候正式成员就仨人:我、鸛总、明子。另外还有俩编外的创始人:老冯和老蒋。成立后没几天,我们把美女设计师猫小昭也拉进来了。

  

  美女设计师:小昭

  虽然猫盟这个名字大约2011年就喊了出来,但实际上2013年才注册了机构,自此,猫盟的生态保护工作进入1.0时代。

  猫盟的成立其实就是为了解决三北猫科没解决的问题,猫盟的使命被特别明确地定义为为猫科动物提供针对性的科学保护,眼前的保护目标就是华北豹。

  

  沉迷大自然无法自拔的明子(左下)和鹳总(右上)

  

  老蒋

  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我们干得挺起劲,虽然对环保这领域一窍不通,但还算摸出了门道。

  后来我常对新人们说,我们仨搭配起来特别高效:都有一定的社会经验,鸛总很擅长组织协调和处理各种关系。明子体力好对动物和生境很有感觉,我擅长制定计划并主导执行。

  并且我们三个人其中两个是老司机,出门干活儿非常高效;重要的是我们都很喜欢动物,不是一般喜欢那种喜欢,我们不但能从各种野外项目中获得乐趣,还对找动物这事儿特别拿手。

  

  这是鹳总,屁股对着镜头那位

  在老冯的帮助设计下,我们构建了监测网络,以便了解豹种群的实际情况;我们开始做一些社区工作,发现主要矛盾,并尝试着手解决;同时还开始在杂志、微博和公众号上做一些传播工作。

  

  明子、鹳总、我、老冯

  山西的豹保护工作就这么一砖一瓦支起来了。与此同时,我们借助各种机会到处跑,河北、四川、江西、西藏、云南……就像是打怪升级,跑得越多,见识越多。

  这些工作一方面极大满足了我们对探索自然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帮助我们积累了很多关于野生动物的经验,保护野生动物就得懂野生动物,这是我们一贯坚持的。

  

  明子是带着任务来的

  1.0 时代是猫盟保护的奠基时代。

  这几年里我们跑了很多的山,走了很多村庄,最后在山西和顺县马坊乡的地界里,村里的狗见到我们都不叫了。

  我们尝试去理解和进入环保公益圈,事实证明只要用心做事情就会有人帮助。阿拉善SEE、嘉道理中国保育……很多朋友伸出援手,给钱支招,于是我们一条腿做调查监测、一条腿做生态补偿等威胁消减工作,我们自己能掌控的一套保护模式逐渐成型。

  在我看来,这几年至关重要,有了这些基础,猫盟才有了活下去和发展的可能。

  

  不过团队年龄结构偏大也带来了一些问题:生态保护实际上在中国是个很新的行业,小到传播,大到运营,都需要有敏捷应变的思维和对现代商业环境及文化的适应能力。

  对于我们几个这会儿只想在野外和动物打交道的人来说,很多机构要干的正事儿我们要么没心思干,要么有心无力干不好,比如去写各种申请报告、项目报告之类。

  我本就是厌倦了这些工作才来和动物打交道的,结果发现还是逃不掉

  于是我们考虑要招人。

  三 .猫盟 2.0

  巧巧的出现很重要。我们运气着实不错,第一个招的人就是优秀且气质与猫盟相符的。我是因为一次采访认识这个女孩的,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很对胃口:热情爽朗、有亲和力、执行力强、善于沟通。

  后来她作为志愿者跟我们出去了几次,看鸟啊,上山装相机啊,我发现她身体素质也不错,于是就说:“要不要来我们这?”

  

  新生代CEO,巧巧

  当时她已经从户外探险杂志编辑改行去卖水果了,我有机会就跟她说:“你是愿意整天卖苹果西红柿?还是愿意和我们去拯救动物世界?”

  最后她就决定来了。告诉我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就我们这个清水行当,能养得住人吗?

  事实证明,有了人才就能养活我们大家。

  我先是把公众筹款这事儿扔给她,她一下子完成了我们想了几年都没干成的事儿;然后又把传播的事儿扔给她,她也做得很好。

  真诚干净的文字是她的特点,能打动很多人——后来我发现一个机构该干的许多正事儿她干得都比我们好,有了她我们终于可以往正规军方向发展了。

  毕竟就算是一个保护机构,也不能只有整天野在山里的员工。

  

  来自巧巧的歪头杀

  陈老湿(陈老湿专用粉色)的加入就显得没什么意外了。对于这种天生属于野外的人,当我听说他从原单位辞职后,就跟小昭说把他拉来吧,于是他就来了。

  事实证明,猫盟作为一个强调野战的机构,陈老湿的加盟是我们战斗力的倍增器。虽然一开始他在野外还是个弱鸡,见到野猪都惊讶地瞪大了本来就小的眼睛。

  但野生气质是他天生具备的自然的本能和多年动物饲养的积累使他迅速进入了这个猫盟老鸟才能体会到的神奇世界。

  

  这才是陈老湿的真身

  

  狍爹:陈老湿

  在山里找动物这事儿说起来有点玄学的味道,别人问我们到底怎么装相机的时候,我们有时候会说:凭感觉。

  这其实真不是敷衍搪塞,而真的是凭感觉。有时候山里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就是这里了。

  也许可以用很多客观的条件和因素来描述这个位置,但在当时,那就是一种感觉:如果我是XXX动物,那么我会来这里。这感觉我、明子和鸛总都很熟悉了。

  而这恰恰是我们最不知道该怎么传授给新人的一项技能。但它又如此重要,因为如果找不到动物,那还在猫盟混个什么劲?

  

  所以当王兴哲来了以后,我们就开始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训练他们俩:熟读中国兽类野外手册、多上山。从北京开始,到山西,然后到四川、云南、青藏高原……

  总之,当把中国这些典型的生态区系都跑过、上过很多不同的山之后,你要还没培养出我们要的那种感觉,那就不适合干这行了,至少不适合在猫盟。

  还好,经过我们如此培训的人,在这方面表现都还不错。

  不过招陈老湿来是让他做传播的,也就是发微博写公众号,这事儿我基本没操心过,我现在操心的是他太喜欢往山里跑,一进山就啥也不写了,就和我一样,这样可不行。

  

  成天就知道往山里跑的陈老湿。

  夏凡来了之后,我打算让她把数据分析的工作都担下来,当然,她也必须能爬山。在猫盟,不管你是个传播、编辑还是技术,首先你就得先是个跑山的。

  不过夏凡对跑山体现出来的兴趣远比别的事情更大,她也确实是我们所有人里面体能最好的。

  幸亏她是个认真负责的人,能够以一种极端而偏执的精神来完成任务,而且智商够高,做事情聪明——她说她的硕士文凭是人大东门买的,看来那家店的服务还不错。

  

  夏凡和小胖

  现在可以说是猫盟的2.0时代。事情其实还是那些事情,人马却在更新。年轻人多了,就更有活力、更加灵活,更善于与圈子接轨——很显然,事情也干得更加规整了。

  不久前我们彻夜开了一次会,我、鸛总、老蒋等几个老家伙一致同意,是让年轻人上的时候了。

  他们会犯错,他们会冲动,他们还不善于在正确的时刻做出正确的决定——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比我们更有冲劲,更精力充沛,比我们更加充满个性与创新,并且像我们一样热爱自然。

  所以,现在巧巧是机构负责人,而我们都全力帮她。

  

  那彻头彻尾的开会之夜,夏凡拍的。

  四. 猫盟的明天

  事实上当我回顾这两年,真正让我吃惊的,倒不是我们内部的这支年轻的队伍,而是我们的编外部队——志愿者和实习生们。

  首先朱莉的出现就十分震撼:我甚至已经想不起她是怎么和我们认识的,反正认识没多久就和我们一起上了山。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一己之力帮我们在重庆搞定了机构注册这件大事——我和鸛总折腾了好几年也没搞定NGO的注册。

  然后她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们的秘书长。我根本不知道这个重庆美女到底有多厉害,反正她几乎是我见过的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人,而且作为一个植物控,我都不明白她为啥会在猫盟这里得到归属感。

  

  猫盟的美女秘书长朱莉

  但总之,她就是来了,而且我们都离不开她。她现在早就超越了开始的志愿者范畴,不但成了猫盟的人,而且我有啥事儿都得毕恭毕敬地问问她。

  实习生李大锤念念就不用说怎么好了。比如大锤,现在喜欢她的人怕是比喜欢陈老湿的人还多?

  

  用爱照亮小狍子的大锤

  总之她是个很优秀的姑娘,就像我们那只叫优秀的奶羊一样优秀。能写,能爬山,能爬树,能在基地呆着不想回城,而且附近村里的乡亲们见到我都会问一句:“那个姑娘呢?咋没见她来?”

  能被项目地的居民们惦记,并不经意间问起,在我看来是一个保护者最难得的品质。

  大锤的名字叫李露,我觉得她和鹿有缘,所以她把狍子养得很好,有她在,连陈老湿都会放心。

  

  BY大猫

  我严肃地对她说:退学吧。你的优势不在于学习什么鸟类,反正你连咱基地的鸟都认不全。你应该来当基地主任,这事儿最适合你。当然,我被拒绝了。

  念念则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姑娘了,她一进门就开始说话,直到离开办公室,而且话这么多还不招人烦,反而能把大家都带进她的话里去,这真是很厉害。

  念念在澳大利亚是学野生动物的,和她好玩的性格不同,她很严谨,且思路活跃,从她干的活儿就能看出来她是个很能干的姑娘,对结果负责,且过程不用你操心。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能干的姑娘都想去念书,她决心要当个女博士,于是跑了。

  

  下一个实习生是阿飞,一个加拿大回来的上海姑娘。我跟她还不大熟,但根据她能在基地一待就是十来天以及陈老湿对她的赞扬来看,她也绝对是个很牛的姑娘,因为陈老湿轻易不夸人,说句还行吧就是莫大的肯定,但对于阿飞,他说:挺好的。

  

  

  阿飞和干脆面

  黄慧(123同学)就不用说了,虽然她是志愿者,但她管着我们的财务,是全部管,不是一点点。自打她来到办公室,我才觉得我们这像是个正经单位了。

  当然还有很多很棒的志愿者,这就不细展开了。

  重点在于:如果说猫盟现在还在磨合和摸索2.0阶段的话,那我有相当的把握就是:猫盟的3.0时代,一定有极大比例是由志愿者等外围兵团构成的。

  这或许才是互联网时代,一个保护机构该有的样子:

  

  重要的不是结构形式,而是一群拥有自然之心的人能够聚在一起, 做一些大家都喜欢且有价值的事情。

  - END -

  

  3.0的我们离不开你们的支持!

  母豹也是!

  不懂的请戳:太行山攻略:不为一口肉,但为一母豹

大猫:被后浪推到沙滩上,是什么体验?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